联系方式

联系邮箱:zgbnlx@163.com

地 址:清华大学东门 学研大厦B座

王义夫 
王义夫

【人物简介】

  王义夫,1960年生,辽宁省辽阳市人,中共党员,我国著名的射击运动员、教练员,中共十七大代表,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多次代表国家参加奥运会、亚运会等重大国际比赛,是我国唯一一位参加过六届奥运会、参加奥运会时间最长、获奖牌数最多的优秀运动员,先后被评为辽宁省劳动模范、全国先进工作者、新长征突击手、中国射击十佳运动员,并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现任国家体育总局射击射箭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射击协会副主席、中国射击队总教练、国家级教练。


文章入编《当代中国著名人物美德故事》   2007年4月中华书局出版

奥运赛场追梦人——王义夫

作者:常建东

【阅读提示】

    要想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没有兴趣不行,但仅仅凭兴趣也不行,还需要有锲而不舍的坚强毅力和百折不挠的拼搏精神。只有舍得付出,才能梦想成真。

  谈中国体育,不能不谈王义夫。

  王义夫是中国参加奥运会时间最长、获得奥运会奖牌最多的优秀运动员。在他从事射击运动的近30年间,先后参加了六届奥运会,取得了2枚金牌、3枚银牌、1枚铜牌,获得过100多个世界大赛的冠军,是我国体育界响当当的领军人物。

从兴趣到追求

  王义夫喜欢射击是从十二岁拥有的一把气步枪开始的,那是他父亲送给他的礼物。王义夫父亲是位军人,母亲是医生。在两儿一女的王家,王义夫排行老二。打小他就喜欢射击,最开始是玩弹弓,经常把母亲从医院拿回的废弃青霉素小瓶子摆成一排,一下就一个。有一次,他随父亲到辽阳武装部玩,看到墙上挂着一排枪,小王义夫就吵着要借来玩。“枪哪能随便玩的,不能借……”父亲非常严肃地说。但小王义夫死缠硬磨,最后,耐不住小儿子要求,父亲只好打了借条,给他借了一把枪玩了一星期,他睡觉时都不肯放下。后来把枪拿走的时候,小王义夫哭成了泪人。看到儿子如此爱枪,父亲花了26元钱给王义夫买了一把气步枪,这成为王义夫射击生涯中的第一把枪。

  自从有了枪,小王义夫就时常到太子河边的树林打鸟。后来不让打了,他就到乡下上山打些麻雀,或者瞄着柴禾垛子射击。当时武装部长刘文章叔叔经常来王家,看到小王义夫对打枪有这么大的兴趣,就让他去靶场练习。那时王义夫正上小学,虽然靶场路途遥远,也没有自行车,但他天天跑着去靶场,然后再跑回家吃饭。

  十六岁时,王义夫进了辽阳市业余体校,当时小王义夫练枪用铅弹,用完了,父亲就得到处买,辽阳没有就去沈阳,沈阳没有就去大连。上世纪70年代,王家的全部生活费仅有几十元,而他训练一个月的铅弹花费就得十多元,虽然有些供不起,但全家仍然省吃俭用来供他。靠着刻苦和全家的支持,训练仅一年的王义夫就在1978年全国射击锦标赛上获得了全国冠军,开始崭露头角。

毅力成就辉煌

    1978年,王义夫正式入选国家射击队。为了报答祖国的培养,他给自己增加了训练的强度,每天晚上当队友们搬着板凳聚在12寸的电视机前时,只有他一人在进行着三个小时的夜间训练。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王义夫初出茅庐,当许海峰为中国摘得奥运首金的时候,他首战获得铜牌,与许海峰并肩站在了奥运会的领奖台上。

    1988年汉城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成绩欠佳,王义夫也无缘奖牌,仅获第六名。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王义夫终于依靠自己辛勤的汗水和不懈的坚持,夺得了一金一银的优异成绩。

   巴塞罗那奥运会后,由于长期的刻苦训练,王义夫得了静脉血管萎缩的病。这种病使王义夫大脑供血的血管只有正常人的三分之一粗。脑部供血严重不足的王义夫经常出现头晕、迷糊的症状,而且一旦变换环境后休息不好的话,就会发烧、脸肿。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又到来了,王义夫带病参赛。在以较大优势领先的情况下,因病情发作,最终以0.1环(注:射击项目资格赛不计算小数,决赛计算小数,如10.2环)的微弱差距痛失冠军,留下了深深的遗憾。这届奥运会,王义夫由于伤病,上场都是由队友抬上去的,大家都心疼地劝他放弃,只有他自己咬牙坚持着。他清楚,他的参赛对于全队的士气是何等重要!当最后一发子弹射出时,他也瘫倒在比赛现场,被医疗人员担架抬出。

  赛后的诊断结果,王义夫颈椎基底狭窄,颈动脉供血不足,一种很严重的颈椎病,训练疲劳或比赛紧张,就有可能引起血管收缩、压迫神经导致发病。此后,针灸、按摩结合药物治疗,成了王义夫几年以来的另一项“必修课”。那次的比赛,他捧回的是一枚珍贵的银牌。

  回国后,他重新调整了自己的状态,继续站在射击场上,只做一件事:训练。

  2000年悉尼奥运会,靠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王义夫第五次出征奥运会,再次获得一枚银牌。

  2004年,当王义夫出现在雅典奥运会赛场时,国人无不为这位年龄最长的运动员捏了把汗。天道酬勤,王义夫终于取得了自己奥运征程上的第二块金牌。为了再一次夺金,整整奋斗了十二年。

  当站在奥运领奖台上的最高处,看见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听见国歌在全场奏响时,王义夫终于控制不住,七尺男儿落泪了,此时的心情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多年的超负荷训练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惨痛的。这位六朝老将长期受着头晕、肩痛、腰痛的折磨,视力从最初的1.5练到了现在的不足0.1,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荣誉。

信念 超越 平常心

  运动训练是枯燥的。没有对事业执著的投入和激情的渴望,几十年专注地做一件事情是根本难以想象的。王义夫把这种坚持归结为信念,为国争光成为了他矢志不渝的追求。

  “年轻队员练一上午,在举枪数上绝对是要超过我的,我只能比他们多练一下午;他们打一枪我就得想办法打两枪,争取把损失弥补回来,总得要比他们多积累一点。别人打半天,我就多练一下午,别人练一天,我就晚上加班练。”

  王义夫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而且一做就是近三十年,因为他知道,要想取得超人的成绩,必须付出超人的代价。

  射击训练的基本原理是“三点一线”(眼睛、枪准星、目标靶心处于一条线上),而国家射击队日常的训练生活,基本是规律性地保持靶场、食堂、宿舍“三点一线”。而从王义夫的运动生涯来看,还有另一条“三点一线”,就是组织上提供的训练生活保障、妻子和家人给予的理解和支持、自身的努力。这“三点”构成了他不断取得奥运辉煌的通天大道。

  走下领奖台,从零开始。这是王义夫的人生信条。也正是这个信条,使已经获得了无数辉煌和荣耀的他始终保持着一颗平常心。2005年,王义夫退役,结束了多年的运动生涯,担当起国家射击队总教练的职责,带领全队开始全力备战2008年北京奥运会。面对过去取得的骄人成绩和荣誉,王义夫一直很淡然。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这些成绩已经成为过去,不能让荣誉把自己打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