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联系邮箱:zgbnlx@163.com

地 址:清华大学东门 学研大厦B座

张云泉 
张云泉

人物简介

  张云泉,1948年6月生,江苏如东县人,大专文化,中共党员。1964年参加工作,从部队到地方他一共干了46年,于2009年退休。曾任地级泰州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信访局局长。后任江苏省信访局巡视员。在信访岗位26年,他真心诚意为民解难,为党分忧,平均每年接待上访群众2000多人次,处理人民来信2000多封,接听来访电话几千次,以务实的作风和高尚的人格化解了一个又一个矛盾,维护了人民群众的利益,维护了一方稳定,维护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先后被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道德模范、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全国“双百”人物等荣誉称号,2005年作为全国重大典型被集中宣传。当选为江苏省人大代表、中共江苏省委委员、2007年当选为党的十七大代表。退休后被国家信访局特聘为信访工作研究员,中组部指示他为培训干部服务,被聘为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中国延安干部学院、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兼职教授。


文章入编《军旗永在心中飘扬》下册    2011年12月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


通扬运河畔美丽动人的故事


作者:陈峰


阅读提要

    人民政府的干部责任是什么?毛泽东说,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每句话、每个行动、每项政策,都要符合人民的利益,这就叫向人民负责。人民把权力委托给能够代表他们的、能够忠实为他们办事的人,这就是我们共产党人。张云泉就是名副其实的共产党人,他身在领导岗位,勤勤恳恳、忠实真诚地为实现人民的愿望、满足人民的需要、维护人民的利益而不懈努力,不愧为人民称赞的好干部。


  有一条河——通扬运河,它贯通江苏扬州、泰州、南通三市。在泰州,通扬运河穿城而过。泰州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信访局局长张云泉24年的信访工作有很多故事,成为通扬运河畔美丽动人的传说。

  张云泉是一位军人,1983年转业到县级泰州市信访局工作。在被称为“机关第一难”的信访岗位上,他一干就是24年。如今,张云泉在泰州市是一个明星式的干部,他走在街上,随时都可能被人认出。一个好人,一个好官———是多数百姓对他的评价。

不寻常的婚礼

  2004年腊月二十,泰州城中一场特别的婚礼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婚礼体面而热闹。二十几桌客人,多数是两位新人农村的亲友。新奇的是,还有不少省里、市里来的领导干部,连新闻记者也来了好几个。

  “今天的幸福是你们给的,你们是我最亲的人。”婚礼上,新娘方小娟依偎在张云泉夫妇身边,幸福的笑容和着激动的泪水。看着这位一袭婚纱、亭亭玉立的新娘,亲朋们仍不敢相信,她就是8年前跟着患精神疾病的母亲上访了11年的“野丫头”。

  原来,不幸的小娟4岁时,父亲突发脑溢血离她而去。母亲因不堪打击,得了偏执性精神病,一口咬定丈夫是被人谋杀的。从1986年起,她就带着年幼的小娟往返各地,为丈夫“讨说法”。漫漫上访路,不但耽误了宝贵的学习机会,而且还让年幼的小娟落下一身病,并且养成她倔强、冷漠的性格,对去做工作的干部产生对立情绪。

  1997年的一天,听到母女俩回乡的消息,张云泉立刻驱车百余里,赶到她家。小娟把住大门,充满敌意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张云泉。一条黑狗从门后扑了过来。“就是个‘狼孩’,也要把她感化过来,让她过上本该属于她的幸福生活。”张云泉喝住黑狗,走进这个破败的家,不声不响地收拾起散乱的锅碗桌椅。平平常常的举动消融着小娟心头的坚冰。

  从此,张云泉成了她们家的常客。每一次他都会带来日常生活用品。在一次陪小娟去医院看望母亲的路上,张云泉认下了这个干女儿。一颗漂泊的心灵终于找到了温暖的港湾,小娟脸上漾出了久违的笑容。不久,张云泉把小娟接到自己家中,医治她的胃病和身上的疮伤。有了张云泉夫妇的悉心照料,小娟慢慢学会了微笑,学会了电脑,也懂得了爱美,懂得了礼貌。自此,小娟成为张家的一名成员,直到结婚,方小娟都住在张云泉家。

  从一个蓬头垢面的流浪儿,到走进婚姻殿堂的新娘,一晃8年过去了。现在,小娟是泰州一家鲜花店一名聪明能干的插花师。

到外地的法院拍桌子

  王友德原是泰州市某企业的中层干部,1983年被捕。按王的说法,他当年是因一起跨地区经济案件蒙冤,以莫须有的罪名入狱。1983年,王友德被判刑4年,他不服而上诉。1985年,法院终审判决王犯有诈骗罪,因悔罪表现较好而免予刑事处罚。王友德回家后,得知他的父母因着急而染病,在1984年相继离世。从此,认为自己无罪的王友德,捧着父母的遗像开始上访。他到处反映情况,但奔波数十年而无果,几近绝望。

  1996年,王友德听说泰州市信访局局长张云泉很为百姓办事,便找到了张局长。在信访局,王友德抱着张云泉的腿说,十多年来冤案一直平反不了,真的不想活了,想把当初陷害他的领导和审判的法官都杀了,然后自杀。

  张云泉扶起王友德,说:“你若这样做,不仅毁了你自己,你的家人以后也没法生活了。”他劝王友德冷静下来,等待信访处理。

  张云泉的话虽然打消了王友德杀人的念头,但并没有得到他的信任。上访了那么多年,问题也解决不了,他不太相信会有人能真正帮他。后来王友德又到外地法院和北京上访,听外地法院的人说:你们泰州的信访局局长怎么那么厉害,为了一个叫王友德的案子……竟敢到外地的法院拍了桌子。

  王友德非常惊讶,这才知道张云泉真的在为他的事操劳。

  为王友德案,张云泉奔波了3年。1999年6月,王友德的冤案终于被改判无罪。

  接到判决书后,王友德嚎啕大哭。

关键时刻当“儿子”

  1996年秋天,一位老人踉踉跄跄地走进了信访局。老人叫孙玉宝,是里下河地区某贫困村的孤寡老人,身患胰腺癌又无钱做手术。这次来,绝望的老人只想请政府帮助解决一套寿衣。张云泉听后一阵心酸,随即联系一辆三轮车,把老人送到医院,并各方奔走,落实了老人的医疗费用。

  要做手术了,老人又犯了愁。孤身一人,这开刀的字谁来签?张云泉紧紧拉着老人的手:“党的干部都是人民的儿子,我就是您的儿子,这个字我来签。”老人泪如泉涌。手术进行了5个小时,张云泉在手术室外候了5个小时。

  此后的日子,张云泉和同事们不断给老人送来可口的饭菜,帮他洗头洗澡。那年中秋节的晚上,张云泉没有回家吃团圆饭,他下班后匆匆上街买来月饼,赶到病房。老人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月饼贴着心窝,失声大哭。出院那天,张云泉领着信访局的干部到医院为老人送行。老人拽着张云泉的手久久不肯松开,含着泪反复念叨着:“你让我实实在在地看到了,还是共产党的干部好啊!”

应急中意外的一幕

  2000年秋天,泰州一家船厂的职工因操作失误引发爆炸,烧伤了7个人。当时这个厂刚改制,经营状况不好。企业负责人因付不起医疗和赔偿费用,干脆一走了之。职工们就用三轮车把伤者拉到市政府门口,一字排开堵住政府大门。

  张云泉带领信访局的同志赶到了,他第一个挤到大门口,大声说:“请不要堵大门,有话跟我说,我是信访局长。”他和同事们逐一把烧伤的7个人抱到信访局接待。

  张云泉第一个抱起的职工烧得最厉害,耳朵烧掉了一只,脸都烧变了形认不出男女。当时病人身上盖着被子,不好抱。张云泉把被子掀开抱她时,看到整个身体都烧得严重变了形,也看不出是男女。这时一名男性农民走过来说伤者是他老婆。病人手脚不好动弹,马上向张云泉吐了一口痰,骂他是流氓,她的丈夫也跟着骂,并动手揪张云泉的头发。

  张云泉耐心地劝解说:“看样子你比我小,我当你是我的妹妹。现在抱你到办公室去,想办法帮你解决问题,好不好?”在场的烧伤者听到张云泉这么说,开始平静下来。

  在信访局,张云泉提出几条处理问题的可行建议,由市领导带头捐款,发动全社会一起救助烧伤病人,又多方协调筹措资金,终于落实了病人的赔偿款。

勇打包工头的邪气

  2004年夏天,一个施工单位没有施工手续就开始挖地基。挖地基过程中形成一个大坑,经暴雨冲刷,导致下陷和渗水,直接威胁到周围居民楼的安全。周围群众要求停工,包工头竟然叫来一帮人,殴打群众。为此,群众到市政府集体上访。

  张云泉赶到现场后,喝令包工头停工。

  包工头问:“你是谁?”

  张云泉说:“我是信访局长张云泉。”

  包工头说:“信访局长算个屁?”

  ……

  张云泉立刻召集了两个主管部门的领导和当地居委会的人开会,协商解决问题。在会上,张云泉希望那两个主管部门的领导能站出来解决问题,结果那两个领导并不发言。而那个包工头,点着烟,翘着腿,对于张云泉的问话,他答道:“我没义务回答你的问题。”

  张云泉拍案道:“你财大不要气粗!我不信邪!”

  会上,那两个领导并不支持张云泉的意见。张云泉怒道:“在是非面前,要保证对群众利益负责!”并提出,相关部门应该立即履行各自的职责,核查该单位的施工问题,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迁就施工单位,欺负百姓,他将建议市纪委、监察部门按失职、渎职查处。

与这包工头暗中勾结的相关领导和包工头这才急了。事后,包工头提出请张去当地最好的洗浴场所,找最好的“小姐”,张云泉说:“我是当过海军的,在太平洋里游泳都没有淹死,决不会淹死在你的美女浴室。”并发誓坚决查处此事。

  在市委市政府领导高度重视和张云泉与各方的努力下,贪官和包工头都被依法处理,此事得以解决,从根本上平息了群众的怒气。

令人敬佩的“冒牌局长”

  二十几年天天与“麻烦事”打交道,是人都会“烦”,而张云泉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青春年华和毕生精力全部献给了党和国家的事业,自己却两袖清风,一直保持着艰苦奋斗的本色。他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因公出差都住简陋旅店,还总是自带电饭煲。

  2001年春,张云泉到北京出差,住进了一家小旅馆。房费70元一天,没有卫生间,没有电视。他自己用电饭煲煮粥,有时也烧个简单的菜。“登记的是地级市政府副秘书长、信访局局长,吃住却如此寒酸,会不会是骗子啊?”憋了两天的服务员还是悄悄报了警。北京某派出所民警闻讯赶来查看了证件,“真的!”民警恭恭敬敬地向张云泉敬了个礼,佩服地说:“像你这样的局长,我还真没见过。”相似的情形,张云泉在江西赣州市等地也碰到过。

   张云泉为民解难的故事,讲都讲不完。26年来,他义务帮扶过200多户特困家庭,为上百名群众求过医、购过药,先后从自己的工资中挤出4万多元,救济困难的群众。许许多多原本素昧平生的人,把这位信访局长当作自己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