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联系邮箱:zgbnlx@163.com

地 址:清华大学东门 学研大厦B座

东方航空 
东方航空

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

 [单位概览]

单位名称  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

地  址  上海市虹桥路2550号

标志释义

  东航LOGO使用红蓝基准色,燕首及双翅辉映朝霞的赤红——“日出东方”,升腾着希望、卓越、激情;弧形的尾翼折射大海的邃蓝——“海纳百川”,寓意着广博、包容、理性,巧妙地呼应东航“激情超越、严谨高效”的企业精神。

     LOGO核心元素“飞燕”,承载着对旅客和顺吉祥的祝愿,彰显出东航人开拓创新、奋发有为的进取精神;形如大桥飞架的翅膀寓意东航振臂架设往来交流的桥梁;圆润的弧形燕尾形似连接天际的彩虹和闻名世界的黄浦江湾,寓意连接五湖四海之间的和谐欢畅。飞燕姿态自然勾勒出“CHINA EASTERN”的首字母“CE”,又形似跃动的音符,显示了东航推动品牌无国界的竞合意识。

  整个设计象征着飞行不仅缩短空间距离,更能增进人类心灵沟通和人文交融;展现出东航屹立东方、俯瞰广远,致力于建设一个“员工热爱、顾客首选、股东满意、社会信任”的世界一流航空公司、携手全球伙伴推动世界民航事业蓬勃发展的恢宏愿景。

品牌定位

  以精准、精致、精细的服务,不断创造精彩的旅行体验。

发展历程

     1957年,原民航上海管理处筹建成立第一支飞行中队(东航前身)。

     1988年,中国东方航空公司成立。

     1993年,中国东方航空集团成立。

     1995年,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与股份公司成立。

     1997年,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香港、纽约上市。

     2002年,兼并中国西北航空公司,联合云南航空公司,组建了新的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

     2010年,东航与上航联合重组。

     2011年,东航加入天合联盟。

     2012年,第八届中国证券市场年会获金鼎奖。

     2013年,入选WPP2013年中国最具价值品牌50强。

     2014年,推出国内首个卫星宽带空地互联航班,搭建全球首个空地互联“云支付”平台。

     2014年,第五届世界航空公司竞争力排行榜,东航进入“2014亚洲最具竞争力航空公司”和“2014亚洲最受欢迎航空公司”前十名。

     2014年,发布全新的VIS(视觉识别系统),成功引进配备全球领先旅客服务系统的波音777-300ER飞机。

     2015年,美国达美航空正式入股东航,全面升级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品牌故事]

东航:具有东方文化内涵的品牌


  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简称东航集团)成立于2002年,总部设于上海。英文全称China Eastern Air Holding Company,英文缩写为CEAH。东航集团是隶属于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国三大国有骨干航空运输集团之一,它以原东航集团公司为主体,兼并原中国西北航空公司、联合原中国云南航空公司组建而成,并在2010年完成了与上海航空公司的联合重组。翌年6月,东航集团正式加入天合联盟。

  东航集团旗下目前共有200多家全资或控股分、子企业,基本形成了以航空运输核心主业为支撑,以通用航空、航空食品、进出口贸易、金融期货、传媒广告、旅游票务、酒店管理、机场投资、机上免税品销售等业务为辅助的航空运输服务体系。截至2014年底,东航集团机队规模已达528架,其中大中型运输机497架,资产规模已逾1752.68亿元人民币;连续第三年被全球品牌传播机构WPP评为“最具价值中国品牌50强”,多项经营指标跨入全球航空公司十强。

  世界品位,东方魅力。东航集团秉持“员工热爱、顾客首选、股东满意、社会信任”的企业发展理念,倾力打造具有东方文化内涵、魅力与价值的航空品牌。“东方”二字的文化魅力与价值是无限的,东航集团的企业文化和品牌文化到底有着怎样的东方特色,我们可以从下面的几则小故事窥一斑而知全豹。


高空“碰头礼”

  2010年4月21日上午,一架东航空中客车A319飞机穿云破雾,在万山之巅向着玉树巴塘机场飞去。机长姚学路接到乘务员报告,说机上有一位震区藏族乘客要见机长。

  原来,在乘坐这架抗震救灾飞机的乘客中,有一位刚从北京参加完抗震救灾捐助特别节目的康巴汉子——青海玉树县结古镇扎西大同三队队长才旺。连日 来,才旺耳闻目睹东航飞机从玉树至西宁搭建起一条“空中生命线”。才旺一定要借此机会见见机长,行个“碰头礼”,代表玉树的灾民感谢空中生命线的守望者。

  姚学路走出驾驶舱。两双大手在万米高空紧紧握在了一起,激动得才旺一时说不出话来,嘴唇直哆嗦,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松开手,才旺抱着姚学路的肩膀又猛地晃了几下!

  才旺额头前倾,机长则摘下帽子主动迎上——两人相互拥抱,“嘭”地一声轻撞,额头碰在了一起。

  机舱内响起了掌声。这一场景感动着机舱所有的同行者,大家见证了这感人的一刻。

  这是两个抗震硬汉互致彼此的敬意,这是康巴汉子和西北汉子的心心相依。

  才旺,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在地震中遇难。他强忍着悲痛,带领乡亲们救灾,被青海省省委书记强卫称赞为党的好干部、好党员。

  姚学路,东航累计飞行时间达22000小时的功勋飞行员,他克服高原飞行带来的困难,已连续三天执行玉树至西宁的抗震救灾航班。

  才旺说:“你们是抗震救灾的英雄!我代表土生土长的玉树人向你们表示感谢!”

  “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玉树!”姚学路紧握着才旺的手。

  东航飞机是地震后首架抵达玉树的飞机。如今东航承担着60%以上西宁至玉树的航空运输救灾任务。现在,每天至少执行12个航班。

  4月14日地震后,东航就紧急投入3架空中客车A319“高高原飞机”(是指能飞海拔3280米以上的机场的飞机,飞行难度要远高于一般的高原机场,必须是特殊机型。而玉树巴塘机场海拔在3900多米)。连日来,东航又继续抽调了飞拉萨、格尔木、九寨沟的3架同样机型飞机,加入到打通天路通途的飞行队伍之中。

  20日,玉树地区下起冰雹、刮起大风,最高风速每秒达27米,飞机难以着陆。在万米高空,姚学路沉着驾驶,在玉树上空盘旋了20多分钟,瞅准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安全着陆,及时将救灾物资运到灾区。

  4月20日,东航共执行西宁到玉树往返航班12架次,运送517人,其中伤员81人,物资15.7吨。截止到4月21日,东航执行救灾飞行任务共计119个航班,运输人员4993人,其中伤员1075人,物资327.3吨。

  在客舱里,乘务长赵巨龙的手上贴着创可贴,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正和其他乘务员一起安放救灾物资。机舱内的座椅随时拆放,以利于安置伤员和救灾物资。

  喘了一口气,赵巨龙告诉笔者:“从19日接班,到现在飞了十几个班次,确实有点累了。但看到一件件救灾物资被送上去,一个个伤员被接下来,就觉得吃啥苦都值。”

  12时05分,飞机穿过厚厚的云雾,掠过雪山,平稳降落在玉树巴塘机场。

  才旺走下飞机,向飞机驾驶舱挥手致意。

  机长姚学路走下舷梯,藏汉两位抗震硬汉的手,又紧紧握在一起。


万米高空接生“天使”

  2012年1月2日上午8时40分,吴鹏一行三人乘坐东航MU2652航班离开了成都双流机场,飞向武汉。吴鹏是湖北监利人,在四川成都经营餐馆生意。妻子冯玉是四川广安人,已有9个月身孕,预产期是1月16日。这回,夫妻俩飞到武汉,是为了回监利生产。考虑到飞行时间只有1个多小时,吴鹏觉得“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家里什么都准备好了。在吴鹏姑妈的陪同下,三人乘机回湖北。

  一家三人坐在波音737-800型飞机的后排。这架飞机可以容纳170多名乘客,实载45人。上午9时半,冯玉突然感到腹部隐隐作痛,呼吸困难。一旁的姑妈从没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时慌了神。她叫醒了吴鹏,此时,冯玉的羊水已经破了。

  突发的情况被乘务员肖琪发现,她立即通知乘务长左蕾。

  左蕾立即将机舱后排的乘客往前排疏散,空出最后几排座位搭起临时“产房”。左蕾还通过机上广播寻找职业为医生的乘客。但飞机上的乘客中没有人从事医疗行业。

  乘务组的4名空姐,最大的28岁,都没有生过孩子。好在大家都接受过专门的训练——“机上分娩”。乘务员杭蕾拿出急救药箱,其他的乘务员准备好了毛毯、热水和毛巾。

  “1、2、3,呼气……1、2、3,吸气……”

  左蕾在一旁帮助冯玉生产,杭蕾紧紧地握住冯玉的手。

  随着“哇”的一声啼哭,孩子降临了,“是个女孩!”机舱内掌声一片。

  左蕾擦去脑门上的汗珠,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10时23分!”

  就在孕妇生产的同时,航班机长王志刚紧急呼叫地面,通知救护车前往停机坪就位等候,并向空管申请直飞航路及大速度飞行。

  民航湖北空管分局负责人刘葆华介绍,民航湖北省空中交管局指挥飞机采用紧急情况下的直线飞行方式直飞武汉,并让天河机场的起飞航班延迟起飞,同时抵达机场的飞机在机场上空盘旋等待,让MU2652航班优先降落。

  10时29分,飞机比预计降落时间提前8分钟安全降落。天河机场急救中心的急救车已在停机坪等候。

为了方便孕妇的转运,MU2652航班特地打开了机舱尾部的紧急出口,舷梯直接与其对接,机场医护人员立即登机。此时,孕妇和婴儿之间的脐带还没有剪断,胎盘已经脱落。医护人员在对孕妇母女进行紧急医学处置后,转送同济医院。

  “孩子6斤!母女平安!”同济医院医护人员告诉吴鹏。吴鹏禁不住喜泪盈眶。

  “我给孩子取名为‘吴安妮’,寓意天使。”吴鹏说,他之前一直没想好给孩子取什么名,经过这么难忘的一天,答案找到了!

  东航的乘务员们每年都在学习应对任何可能危及旅客安全的突发状况,年复一年经受严苛的培训,日复一日经历工作的淬炼,兢兢业业,从不懈怠,动力来源于心中的信仰:维护旅客生命安全。


争分夺秒的空中生命接力

  再艰辛的自然环境,也阻挡不了世间的大爱之情,东航人总是用真情传递着正能量。位于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的独龙乡居住着4350名独龙族同胞,但海拔4600多米的高黎贡山几乎将独龙族的生活“与世隔绝”。经过我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官兵和地方建设者的共同努力,2015年4月10日独龙江隧道胜利贯通。然而,就在当天上午,独龙族5岁女童普艳芳独自在家烤火时不幸大面积烧伤,生命危在旦夕。所幸女孩通过新隧道被送往贡山县人民医院救治,经过紧急抢救,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由于医疗条件限制,普艳芳小朋友随时可能感染和引起并发症,急需转院治疗。武警部队决定安排普艳芳到北京治疗,一场万里零距离的爱心接力就此展开。中国东方航空承担了这场接力的空中运输任务,搭起了爱心空地桥梁。

  4月22日19时,东航接到次日保障独龙族女孩普艳芳来京治疗的通知,领导高度重视,快速组织各部门研究方案,要求借助所有资源,各环节密切配合,紧急开通空地救援绿色通道,全力以赴做好保障。

  为确保小艳芳能在飞机上有较大的休息空间,东航决定连夜拆除飞机上的座位用于安装医护专用担架。为最大限度避免对小艳芳的二次伤害,东航专门对飞机进行调配,从保山至昆明再飞北京的航班安排同一架飞机执行,中途不再更换飞机。公司还协调机场等相关单位开辟绿色通道,小艳芳及其家属抵达昆明后不需要下飞机办理手续,由东航工作人员全程办理。

  4月23日10时,东航再次组织保障协调会,细化保障方案的实施步骤,检查落实情况,确保无缝衔接。此时,为了最大限度缩短小伤员在途时间,东航早早就联系好武警总队救护车,通过首都机场协调好救护车驶入机坪,联络好机场医疗站救护人员,场内各特种车辆,飞机停靠的桥位等,各环节保障工作准备就绪,等待普艳芳小伤员的航班到来。

  4月23日11时20分,普艳芳及其家属一行6人搭乘东航MU5914航班从保山起飞,50分钟后飞机平稳降落在昆明长水机场。过站休息期间,东航乘务人员全程陪同在普艳芳身边。经过2小时的短暂休息,MU5880航班准时起飞,载着普艳芳及其家属,带着东航人的爱心和祝福飞往北京。飞行途中,乘务组还组织开展了爱心捐助活动,所募集到的款项现场交给了普艳芳的家属。

  4月23日17时39分,MU5880航班平稳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东航保障人员早已在机位等候,救护车、平台车等也在停机坪待命,接机的东航地服人员手捧临时折叠的100只千纸鹤、自费购买的布娃娃和贺卡,第一时间送到伤员普艳芳小朋友手中,处在伤痛中的她露出了坚强的微笑。紧接着,工作人员和医疗人员一起小心翼翼地护着小朋友的担架从机舱到救护车中,快速送到武警总医院救治。

  至此,这场为独龙族小女孩争分夺秒的空中紧急医疗救治告一段落,普艳芳小朋友及其家属对东航空地周到的流程及保障一再表示感激。据介绍,空中运输途中,由于安装担架需要拆除部分座位,加上高原机场航班运行载量限制,导致原定部分旅客不能搭乘既定航班,给东航服务工作带来一定影响。经东航与旅客耐心沟通解释,妥善安排后续行程,旅客们均表示理解和支持,并称赞东航的爱心义举,军民合力,开辟了万里空中生命绿色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