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联系邮箱:zgbnlx@163.com

地 址:清华大学东门 学研大厦B座

双虎涂料 
双虎涂料

武汉双虎涂料有限公司

 [单位概览]

单位名称  武汉双虎涂料有限公司

地  址  湖北武汉化学工业区化工二路1号

标志释义

  标识中两只老虎一立一卧,相互依靠,代表着民族品牌与国家相互依存,同时也象征着品牌与客户相互信任、相互扶持的寓意。时尚的标识颜色,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感,象征企业创新,又蕴含历史感的品牌定位。字体采用水墨黑,象征品牌的包容力与凝聚力。

现任领导  熊桂蓉(总经理)

品牌承诺  一点一滴、精益求精,一言一行、对客户负责。

发展历程

     1928年,公司前身“汉口建华机制油漆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注册商标为“飞熊牌”油漆。

     1938年,日军进攻武汉,公司迁往重庆,更名为“重庆建华制漆厂”。同时,为了纪念两位舍身掩护工厂转移的太太,商标改以“双虎”牌命名。

     1945年,抗战胜利,招商局一个月内向公司购买150吨厚漆和鱼油粉刷船只,以庆祝抗日战争的胜利。公司迁回武汉。

     1949年,汉口建华制漆厂、建成制漆厂、金文工业社、时进油墨厂先后合并成立“公私合营武汉制漆厂”,实现全市涂料行业的公私合营。

     1980年,武汉制漆厂吸纳了武汉农药二厂、武汉化学溶剂厂、武昌有机玻璃厂组建成立“武汉制漆总厂”。

     1987年,武汉制漆总厂本部及二厂、三厂、四厂、五厂以及本部所属的涂料研究所、供销公司组建成立“武汉双虎涂料工业公司”,进入全国涂料前三甲。

     1990年,成立“武汉双虎涂料(集团)公司”。

     1992年,公司率先在全国大型工业企业中进行股份制改革,改制为“武汉双虎涂料股份有限(集团)公司”。

     1996年,公司股票在沪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600885),成为涂料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

     2001年,山东力诺集团对双虎涂料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资产得到充实,进入快速发展时期。

     2005年,公司入围武汉市企业百强,成为湖北省最具带动力民营企业。

     2013年,大力推进实施内部机构整合,实施品牌专业化,涂料涂装一体化,经营国际化三大战略。

     2015年,双虎涂料整体搬迁至武汉化工新区。装备、产品、工艺现已得到全面跃升,双虎涂料迎来扩张期。


 [品牌故事]

百年双虎 值得漆待

——双虎涂料百年沉浮录


  油漆是我们大家再熟悉不过的化工产品了。早在七千多年前的原始社会,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学会从漆树上采集生漆,并用生漆制造出精美的漆器。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漆绘梅花木鹿便有力证明了我们祖先是世界上应用涂料最早的民族。可别小看了这随处可见的油漆,它的学问可大着呢!

  说到中国的油漆现代化生产,一定要说到一个品牌和一个人,就是“双虎牌”油漆和其创始人林圣凯。


双虎奇缘

  林圣凯是一个有民族气节的企业家,他温文尔雅,重情重义,相信实业救国,支持抗日。

  1925年林圣凯前往北平读书,主修化学。在外出读书前,孝悌忠信的林圣凯奉父母之命,娶了大太太唐文英。到北平读书后,林圣凯认识了同班同学闫美玉,二人志趣相投,产生感情。闫美玉家在东北,得知她的父母在日本人的铁蹄之下丧生,林圣凯对她更增添几分怜惜,于是二人私定终身。毕业后,林圣凯将二太太闫美玉领进了家门。

  1928年初春,为了支持丈夫实业救国的梦想,二太太闫美玉为创办油漆厂多方奔走。大太太唐文英则为解决创业资金而变卖嫁妆,筹得3万银元,于1928年9月筹建了武汉第一家化学油漆制造厂——“汉口建华机制油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商标为“飞熊牌”。

  当时,汉口市面充斥英、日、荷兰漆,国内的涂料业竞争同样激烈,油漆厂生意时好时坏。所幸的是,林圣凯不忘新技术的研究和开发,经过几年的努力,他的油漆厂终于掌握了一项军工技术,从此打开销路,月销量竟然达到15吨。

  1931年日本开始入侵东北,华北事变、“九一八”事变先后爆发。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林圣凯通过各种渠道为抗日军队筹集物资。1937年的一天,抗日军队找到二太太闫美玉,希望建华厂能够给抗日军队生产防毒涂料。得知此事后,林圣凯二话没说,在40天内便赶制出了抗日军队所需的200吨防毒涂料,并分文不取,全部捐赠。时至今日,那张发黄的某方面军欠条还在双虎档案馆陈列。

  1938年,武汉沦陷,日本人探知建华厂是汉口唯一一家有能力生产军用油漆的工厂,立刻上门跟林圣凯谈判,希望他能够为日本军方服务。面对日本人的威逼利诱,林圣凯本打算一口回绝,大太太唐文英担心断然回绝会带来杀身之祸,决定来个缓兵之计。她让闫美玉与抗日军队联系,把工厂从汉口搬走。不几日,闫美玉就与重庆方面取得联系。

  为了不引起日本探子的注意,唐文英让闫美玉和林圣凯护送工厂核心技术资料先行离开,自己独自留守汉口,以掩人耳目。

  闫美玉和林圣凯没走多久,日军就到家里要人。为了拖延时间,唐文英与日本鬼子斗智斗勇,但是林圣凯的去向最终暴露,唐文英随即被软禁,最终惨遭杀害。

  为了拿到工厂核心技术资料,日本探子追踪而至。关键时刻,闫美玉将林圣凯推上入川的火车,自己乔装打扮成林圣凯的样子将日本探子引开。林圣凯绝对没有想到,他和闫美玉这一别也竟然是永别,闫美玉在与日本探子的周旋中被刺身亡。

  在两位太太的舍身掩护下,1938年底林圣凯带着工厂核心技术资料安全入川。入川后,林圣凯历时半年重建了建华厂,取名“重庆建华制漆厂”(座落在重庆市南岸龙门浩瓦场湾的马鞍山下)。因为痛失两位太太,且两位太太都属虎,为了纪念她们,林圣凯将油漆的商标以“双虎”牌命名。


抗战史诗

  林圣凯没有因为痛失两位夫人而一蹶不振,反而更坚定了他抗日救国的信念。1939年初,为了继续发展军工涂料,他潜心研究涂料技术,争取早日复产。原武汉工厂部分员工得知林圣凯在重庆建厂的消息后追随入川,其中一位就是技术员黎昌胜。他们精心筹划,在抗日军队的帮助下分两批将武汉建华的设备、原料和部分员工迁到重庆,后被日方察觉,有数百吨涂料成品无法运出。

  功夫不负有心人,重庆建华制漆厂经过短期筹备,于1939年2月开始正式投产运行。厚漆和鱼油漆等一批有代表性的重防军工涂料相继推出。“双虎”牌油漆这一时期产销量逐步扩大,经营状况也随之好转,生产人员一度达到30余人。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此时的林圣凯更是不计成本向抗日军队提供各种物资,除了军用防毒涂料外,他命人通过各种渠道筹集抗生素和棉大衣。众所周知,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一小瓶抗生素在黑市上的价格堪比黄金。

  林圣凯的爱国行为得到了群众拥护、传颂,但也给他个人和油漆厂的安全带来了隐患。

  1939年7月,重庆建华油漆厂遭到日本飞机轰炸起火,受到不小的损失,但不久后仍开工生产。此时国内防毒、军用涂料市场需求量不断加大,销售进一步打开,重庆建华油漆厂此时得到快速发展。

  1945年抗战胜利,当时的招商局和三北轮船找到当时唯一能生产军工涂料的“重庆建华制漆厂”,购买150吨船舶涂料,将该地所有军用船舶重刷一新,以庆祝抗战胜利。

  步入中年的林圣凯最为挂念的仍旧是双虎的创办地——湖北武汉。“人不可忘本,她们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我要回到梦开始的地方,续写我们共同的民族复兴梦。”摘自林圣凯语录《双虎史料》。

  1946年,林圣凯返回武汉重建“汉口建华制漆厂”……


双虎变迁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林圣凯等人秉承实业报国理念,至1956年,汉口建华制漆厂、建成制漆厂、金文工业社、时进油墨厂先后合并成立“公私合营武汉制漆厂”。

  1980年,按政府及化工局总体安排,决定以武汉制漆厂为主体,吸收武汉农药二厂为制漆二厂,武汉化学溶剂厂为制漆三厂,武昌有机玻璃厂为制漆四厂,武汉制漆厂附属大集体工厂为制漆五厂,共同组建成立“武汉市武汉制漆总厂”。

  武汉制漆总厂职工人数为1524人,厂区分布在汉口陈家墩、唐家墩、堤角、武昌白沙洲等几个工业区,全厂占地面积、设备、生产规模有了较大发展。产品绿氨基烘漆、特墨氨基烘漆、中灰过氯乙烯漆、绿醇酸磁漆等四个品种分别被评为化工部、化工司和湖北省、武汉市优质产品。

  1988年1月,经上级批准,武汉制漆总厂、二厂、三厂、四厂、五厂组建为“武汉双虎涂料工业公司”。11月更名为“武汉双虎涂料(集团)”公司,同年公司年产值突破亿元,进入全国涂料前三甲。

  这一年,公司确立了“产业报国、团结奋进、振兴中华、求实创新”双虎文化精神。

  1992年,“武汉双虎涂料工业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更名为“武汉双虎涂料股份有限(集团)公司”,同年双虎涂料与德国、法国签订合资协议,在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地区均有合资项目,“双虎”从此走向世界。

  1996年,公司股票“双虎涂料”在上海交易所挂牌上市,作为国内首家涂料行业上市企业,双虎涂料进入鼎盛时期。

  然而好景不长,经过几次资本运作,双虎先后被两家企业收购,接手的企业热衷于资本炒作,无心经营实业,生产经营陷入混乱,再加上这一时期,外资涂料品牌疯狂入侵中国涂料市场,双虎牌油漆市场占有率不断被瓜分侵蚀,到了2001年,双虎竟濒临破产的边缘。

  “一个2800多人的企业,资产才1.5亿元,每年要亏3000万,厂子快做没了。大家还在吃大锅饭,每个月领四五百块钱工资。”一位老职工回忆道。

  2001年,力诺集团入主,花了8000万元用于改制,裁汰冗员,把总人数从2800人,降至1400余人。

  2004年,力诺给双虎定下高额任务,并许诺:完成当年目标,奖励三成利润。

  政策一出,大家将信将疑。年底,有一个子公司完成了400多万的销售任务。在年底总结大会上,真的发了120万元奖金,营销“状元”还奖了一台轿车。

  人员淘汰的危机感和政策的激励效果,让当时生产效率低下的双虎涂料重新振奋起来。第二年开始,大家都抢着干,此后每年都有2~3家子公司超额完成任务。这一大胆的尝试,取得了意外的效果。

  “改制以前,大家都觉得自己拿的是铁饭碗,没心思干。成为民企后,才发现自己手中的饭碗是泥做的,也就格外卖力。”


扛起民族品牌大旗

  今天的双虎,虽然已达到了新的高峰,甚至全面超越了20世纪90年代的“黄金时代”,但与跨国品牌比起来,仍然还是一个处于发育阶段的少年。

  有人认为,双虎曾错过一次迅速做大的机会。

  从1996年起,双虎油漆与德国巴斯夫公司合作了10年,为神龙配套汽车用漆。

  进入20世纪90年代末期,大批外资品牌疯狂进入中国市场,中国经济全面融入国际化浪潮。在此期间,多家行业巨头提出过与双虎的合资合作意向。但作为民族涂料品牌的翘楚,双虎始终保持一颗中国心,保持产业报国的企业精神,拒绝了与外资的合作,保持了双虎民族品牌的本性,并在市场中与外资品牌直接竞争,一决高下。坦诚讲,拒绝与外资品牌的合资合作,双虎失去了很多“机会成本”,先进的管理经验及技术,成型的供应链系统。但双虎人坚持做自己的民族品牌,实业兴国的理念在利益面前没有丝毫的动摇,并在与外资的直接竞争中成长壮大。

  市场经济时代,消费者更看重产品的质优价低,为什么一定要自己的品牌?

  “中国没有自己的民族品牌油漆是不行的。你看航母甲板上那个漆,技术参数很多,国内就做不出来。国产航空漆,飞机一降落就裂开了,人家在刷完漆后,连废料桶都拖走。走自己的路,尽管艰难,但还有超越的可能,被简单的合资合作,可能由短期的利益,但从长远来讲,就可能什么都没有了。”这就是双虎人的回答。

  在收购、合资的大潮中,双虎人勇敢地扛起了民族工业的大旗,不但没有被外资收购,而且在与外资企业的竞争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某负责人透露,双虎打算收购欧洲一家公司的研发机构,使自己拥有高水平研发能力。还将在上海组建实验室,装配世界最先进的仪器,招聘大量技术人员进行研发。

  如今双虎虽油漆年产6万余吨,产值超10亿,但与跨国品牌相比,“个头”仍然很小,市场占有率仍较低。如何突破发展的瓶颈,相关负责人介绍说,“这得益于力诺集团高瞻远瞩,早在2012年,就着手产业的转型升级,斥资34亿元在武汉化工新区新建808亩40万吨精细化工产业园,其中涂料产能规模达10万吨”。公司规模得到进一步扩充,技术研发实力显著提高,装备水平达到行业领先,工艺全面对接工业4.0,利用信息化手段迈向智能制造。

  未来的路,必定艰辛,而如何走,双虎人已做出了自己的抉择,并不断地用心诠释“百年双虎,值得漆待”的庄严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