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联系邮箱:zgbnlx@163.com

地 址:清华大学东门 学研大厦B座

潘高寿 
潘高寿

广州白云山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单位概览]

单位名称  广州白云山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地  址  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天保路11号

标志释义

  潘高寿红色圆形标志是潘高寿自创建以来长期使用的主要标志之一,为潘高寿所独创。圆代表圆满与和谐之意,体现的是中药带给人们的舒适与协调;圆内的“潘高寿”三字用的是中国传统书法,凸现出了“潘高寿”三字之内涵与古朴神韵;“高寿”是健康行业的美好追求,“潘高寿”亦有“盼高寿”之意,圆形内叠成十字的两个“潘高寿”,一个象征着企业自身生命力持久,基业长青;另一个是祝盼消费者健康长寿,体现着企业的济世情怀。整个商标给人一种亲切、稳重之感,且红色在中国文化中代表吉祥如意。

现任领导  杨东升(董事长兼总经理)

品牌承诺

 “积功累德,济人济世”是潘高寿百年传承的祖训,潘高寿人始终致力于做强做大中医药治咳养肺领域,致力打造中成药呼吸系统第一品牌,通过科技创新、管理创新、营销创新、文化创新,擦亮“潘高寿”金字招牌,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牢记“积功累德,济人济世”的祖训,以“健康、快乐、高寿”的品牌形象造福社会。

发展历程

     1890年,潘百世、潘应世兄弟在广州高第街开设了一间药铺名为“长春洞”,即潘高寿前身。

     1935年,为振兴传统中医药业,潘郁生正式树起潘高寿药行招牌,并创造出最早的潘高寿治咳名药——潘高寿川贝枇杷露,短短几年便成为家喻户晓的治咳良药。

      1947年,据《商报》记载,潘高寿川贝枇杷露成为“广东十大名家良药”之一。

     1948年~1949年,潘高寿药行发展到鼎盛时期,除在香港设厂外,还在台湾、澳门设点经营。

     1956年,国家实行公私合营,潘高寿与广州大同成药社、中华成药社合作,成立“公私合营潘高寿联合药厂”。

     1964年,潘高寿药厂划入广州市中药总厂,同年,星群药厂的中药提炼车间并入潘高寿。“文革”期间,潘高寿改名“广州中药七厂”,且一度命名为中药七连。

     1980年,恢复广州潘高寿药厂名,开始了新的发展时期。

     1988年,潘高寿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受到了宋庆龄基金会的嘉奖。

     1993年,潘高寿改组为股份制企业。

     1994年,被排名为本年度中国500家最佳经济效益工业企业医药制造业第27位。

     1995年,潘高寿易地重建,潘高寿药业基地全面投产,潘高寿被授予“中华老字号”称号。

     1996年,顺利通过澳大利亚TGA的GMP认证。

    1998年,潘高寿成为上市公司广州药业旗下的骨干企业之一。

      2002年,潘高寿被评为广东省二十家名牌企业之一。

       2003年,潘高寿启动新战略,分别与广州汉方现代中药研究开发有限公司、广州拜迪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广州药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

       2003年,潘高寿向广州慈善会捐赠一批价值近45万元的药品。

       2005年开始,潘高寿制定差异化挺进全国市场的战略——“野狼行动”,进一步拓展和巩固市场,大举“北伐”。

       2006年,潘高寿“野狼行动”成为当年十大营销事件之一。

       2006年,在中国品牌研究院公布的“中华老字号品牌价值百强榜”中,潘高寿名列第28位。

      2008年,“潘高寿传统中医药文化”被国务院认定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2009年,潘高寿获广东省高新技术企业称号。

       2011年,经北京名牌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评估,“潘高寿”品牌的市场价值为人民币15.46亿元。

      2013年,潘高寿联合中华中医药学会、广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召开国内首个PM2.5伤害防治研讨会。启动潘高寿“三个一”计划:第一个PM2.5伤害防治研讨会,第一个专门用于资助PM2.5伤害防治的基金——广药潘高寿绿肺基金,第一个PM2.5伤害防治研究项目计划。

       2013年6月,“伟哥之父”穆拉德与多位中外专家亲临潘高寿共探PM2.5伤害防治交流会。

       2013年,与复旦大学合作的潘高寿蜜炼川贝枇杷膏、治咳川贝枇杷露防治PM2.5伤害防治研究项目取得突破性进展,两款治咳中成药对PM2.5引起的肺损伤有明显的防治功效。

       2014年,潘高寿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

      2014年,在“2014全国健康行业最具影响力品牌”评选中荣获最受消费者信赖家庭常备止咳化痰类药品。

       2015年,被广州市人民政府认定为“养肺健康科普基地”。


 [品牌故事]

穿越百年的南药记忆——潘高寿的故事


  漫步在广州中山四路一带的老街旧巷,沿着一间间门头房挨个看过去,不经意间能发现一些青砖灰瓦的旧式建筑。门楣上依旧清晰的药铺匾额,似乎还在宣示着昔日“药业八行”的辉煌,但却再也寻不着当年西关十三行(清代对外贸易的牙行)医馆林立的中药材旧香。

  上百年的盛衰演绎,十三行不少老字号已经或正在从我们的视线乃至记忆中消失。幸而,我们身边还有一些百年老号,虽历经风雨,却依然屹立,承载着千年的南药文化,不断将之发扬光大。“潘高寿”正是其中的一家。如今,除凉茶外,“潘高寿中药文化”还与相声、屈原传说、象棋、汉字书法、麒麟舞等国粹齐眉纳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亦造就了全国唯一坐拥“双国遗”的中药企业。一兴一衰,昭示了老字号的两种命运,留存下这些珍贵的老照片,无声诉说着百年来的曲折离奇……


乱世浮沉西关老药铺

  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广东开平人氏潘百世、潘应世兄弟在广州高第街开设了一间药铺名为“长春洞”,取其“长春洞里攀高寿”之意,这便是“潘高寿”的前身。药铺专营蜡丸,前店卖药,后场制丸。创立之初的长春洞药铺虽然规模有限,但是由于坚持“品质为先、以诚为根、以实为本”的宗旨,所制蜡丸在当时最负盛名,出品的蜡丸因“疗效确切、药到病除”而声名鹊起。药铺雇有10余个工人进行作坊式生产。1920年前后,药铺由潘百世的四子潘郁生出任司理。

  不久,广州起义爆发,接着又发生“商团叛乱”,药铺毁于战火。潘氏改在西关十三行路豆栏上街设店。

  辛亥革命后,西医对传统中医药的冲击日强,“长春洞”生意一落千丈。此时潘郁生将具有润肺镇咳作用的川贝母等药材与枇杷叶一起熬炼,独创“潘高寿川贝枇杷露”。由于疗效显著,很快便成为家喻户晓的治咳药。

  抗日战争时期广州沦陷,为了躲避战乱,潘郁生父子分别到香港、韶关等地继续经营。抗战胜利后,潘郁生以潘高寿药行取代“长春洞”,独资专营川贝枇杷露,又在杉木栏路开新店铺以扩大生产。1948年~1949年,潘高寿药行走入发展的鼎盛时期。历经了公私合营、局属中药总厂、部队建制等几次转制后,1993年,潘高寿药厂正式转制为广州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但传统特色川贝枇杷露作为主体产品一直没有改变。

  目前的潘高寿,集“中华老字号”“广州老字号”“中国驰名商标”“广东省著名商标”“广州市著名商标”于一身,作为首家成为“双国遗”的南药老字号,潘高寿被视为岭南传统中医药文化的杰出代表,集中体现了南药文化的创新精神。


巧对恶联,川贝枇杷口碑传

  辛亥革命后,随着西方思想及科技、文化的不断传入,西医、西药也逐渐为人们所接受。20世纪30年代,德国某厂出品名为“赫利西佛”的止咳药也随之进入了中国市场。经过一段时间的推销、经营,在华南一带拥有了相当广的市场。但是,由于“潘高寿”的川贝枇杷露疗效确切,而且价廉物美,口碑甚好,销量极佳。“赫利斯弗”在华南的代理商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为了扩大“赫利西佛”在广东地区的影响,与“潘高寿川贝枇杷露”争占市场份额,“赫利西弗”在华南的代理商便不惜投入重金开展宣传攻势。除了不断推出广告外,又煞费苦心地将潘高寿著名产品川贝枇杷露的主要成分川贝、枇杷的谐音串拼为联,在报纸上刊登所谓征联启事,上联曰:“穿背琵琶,焉能弹高调”,矛头直指潘高寿的川贝枇杷露。

  面对“洋品牌”的挑战,潘高寿族人也不甘示弱,很快就做出了反应,司理潘郁生不惜斥资,以高额稿酬聘请高手,在同一报章针锋相对,投稿应征,针锋相对地对出下联:“黑脷史弗,那得有良心”。同是用品牌名称的谐音应对——“黑脷史弗”(‘脷’是粤语‘舌头’之意,‘史弗’与粤语中的‘屁股’相谐)征联一经刊出,读者哄然。人们都认为对出的下联诙谐幽默、揶揄之中透着睿智。“洋品牌”恶意征联的挑衅行为弄巧反拙,一时在坊间中被传为笑柄,品牌形象在广大市民心目中大打折扣。

  经过这个竞争对手精心策划,企图通过恶意征联贬损“潘高寿”的品牌形象,以达到挤垮“潘高寿”目的自以为高明的动作,不但丝毫没有损伤“潘高寿”的企业形象以及品牌形象,反而让它更加深入人心。从此以后,川贝枇杷露的销量有增无减,赢得了更多用户的信赖和拥戴。


创新求变促发展 大胆变革渡难关

  岭南文化具有大胆革新、创新求变的特点,扎根于岭南大地的南药文化同样呈现出勇于创新的特征。多年来,锐意创新的意识使潘高寿人渡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难关,走过了历史的蜿蜒曲折。潘高寿三大拳头产品蛇胆川贝液、蛇胆川贝枇杷膏、蜜炼川贝枇杷膏就是在潘高寿陷入困境时创制出来的。

  首创蛇胆川贝液

  1979年,国家实行经济体制改革,将企业长期以来实行产品统购统销的模式逐步转变为市场经济条件下商业运作的灵活方式。广州市药材公司停止收购潘高寿川贝枇杷露。一向畅销各地、被戏称“皇帝女,不愁嫁”的川贝枇杷露一下子大量积压。当时“独抱琵琶”(因只有川贝枇杷露一个畅销产品而得此称谓)的潘高寿,因此陷入困境,生产一度处于半停产状态,“琵琶断弦”。

“断弦”的现实使潘高寿人认识到继续“独抱琵琶”已难以发展,通过认真研究,他们找到医治“断弦”症结的良方,就是多品种、多剂型地开发治咳系列药物。当时新产品的开发主要通过两个途径:一是将原本出口产品转内销;二是联合科研机构、大专院校研发新产品。

  第一个尝试出口转内销的产品是潘高寿应香港德盛行要求研发的治疗风热咳嗽药物——蛇胆川贝液。

  当时,在国内销售的蛇胆川贝类药物只有蛇胆川贝末。该药治疗风热咳嗽效果较好,但却存在三个弊端:粉末状,服用起来很不方便;服用时容易呛喉,比较危险;味苦,小孩都不愿意服用。而蛇胆川贝液由于是液体制剂,人体易于吸收,止咳见效快;经过改良,口感好;口服液,服用方便。潘高寿人经过分析,认为此药在国内大有可为,他们又从香港德盛行了解到,出口的蛇胆川贝液在国外的华人里很受欢迎,有口皆碑,这就进一步加强了潘高寿在国内生产销售该产品的信心。经过试产,“蛇胆川贝液”于1984年正式投产。

  首创蛇胆川贝枇杷膏

  潘高寿的另外一个拳头产品——蛇胆川贝枇杷膏的创制之路比蛇胆川贝液要曲折得多。由于潘高寿并无生产膏剂的经验,试制就像是“摸着石头过河”。在试制之初,潘高寿便遇到了一个大问题——如何成膏。

  刚开始时,他们接受外商的建议,简单地用淀粉作填充剂,像民间做菜时勾芡一样,但是成膏后,冷却存放时,膏很容易发霉。之后改用糊精,糊精具有黏性大、增稠性强、发酵小、吸潮性低、无异味的特点,人体也易于消化吸收,比淀粉更胜一筹。但是,很快新的问题又出现了,用糊精成膏,会出现起粒的现象。面对成膏问题,潘高寿人一时束手无策。

  为解决成膏问题,厂级领导和技术人员召开了多次技术研讨会议。经过商讨,他们都认为不应走“捷径”,要坚持采用古法炼膏,因为这是产品疗效和品质的保证。但是古法炼膏的总糖量、水分、火候都必须“恰如其分”,否则很容易出现结晶成核速度过快、烧焦、果糖损失严重等现象。

  为了攻克这个技术难关,技术人员都自愿加班工作,不断地进行实验。“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潘高寿人最终炼制出药物浓度高、体积小、稳定性好的膏滋。

  1987年2月,蛇胆川贝枇杷膏获生产批文,正式投产。

  首创蜜炼川贝枇杷膏

  蛇胆川贝枇杷膏推出市场后,却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该产品面世后,在南方推广迅速,不久便名闻遐迩,但是在北方市场却业绩平平。经过了解,原来问题竟然是由于药里用了蛇胆。

  蛇胆具有祛风化痰,镇咳止嗽的功用,用在蛇胆川贝枇杷膏中,能达到清肺、排痰、润肺三结合的目的,是治疗肺热咳嗽的良药。但是,当时的北方人对以动物胆汁入药存在抗拒心理,因此潘高寿蛇胆川贝枇杷膏在南方受到热捧,而在北方却遭到冷遇。

  要获得消费者的青睐,产品必须符合他们的用药习惯。这是潘高寿人从蛇胆川贝枇杷膏的销售中得到的启发。他们又开始着手开发适销对路的产品——蜜炼川贝枇杷膏。由于是以川贝母、枇杷叶、北沙参等配以天然蜂蜜炼制,蜜炼川贝枇杷膏较之蛇胆川贝枇杷膏有滋润咽喉、润肺润燥的特点,能在咽喉形成保护膜,对咽喉痛痒、声音沙哑有很好的疗效,正好适合北方干燥的气候,在南方的干燥季节亦宜服用,长期用嗓过度者,更可用于日常保健。于是,潘高寿又把这个出口产品转为内销。

  有了蛇胆川贝枇杷膏的试制经验,蜜炼川贝枇杷膏的试制相当顺利,1990年1月,潘高寿蜜炼川贝枇杷膏获生产批文,正式投入生产。


责任先行,防霾护肺保健康

  自2010年10月以来,我国多地持续出现雾霾天气,影响了人们的日常生活。随即PM2.5这个专业名词也进入了公众视野,空气污染影响健康也成为人们共同关注的话题。

  雾霾危害人类健康,尤其对呼吸系统影响最大,中医认为“肺主气,司呼吸”,空气污染物通过呼吸进入并粘附在人体上下呼吸道和肺叶中,引起鼻炎、支气管炎等病症,长期处于这种环境中必然还会造成肺功能的严重损害,诱发肺癌,所以雾霾被称为健康的“隐形杀手”。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2013年10月17日首次明确认定,大气污染乃第一致癌物。

  作为“治咳护肺”百年老字号药企,潘高寿在呼吸系统及肺部养护研究方面具备强大的技术与品牌积淀,早在2013年,潘高寿就已经瞄准当下大热的话题“PM2.5”,开展了国内首个PM2.5伤害防治的专项研究。

  2013年4月,潘高寿携手中华中医药学会成功举办了国内首届PM2.5伤害防治研讨暨潘高寿防治肺部PM2.5损伤公益研究,成立了国内首个专门用于资助PM2.5伤害防治的基金——广药潘高寿“绿肺基金”,在绿肺基金的支持下,潘高寿携手上海复旦大学公关卫生学院启动了国内首个PM2.5伤害防治研究项目,潘高寿的“三个一”项目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也开启了中医药领域对PM2.5伤害防治与治疗的课题先河。

  复旦大学历时5个月,通过对潘高寿治咳川贝枇杷露和蜜炼川贝枇杷膏进行的活体动物药效学研究发现:两款药物对大气PM2.5所致肺损伤有明显的预防和治疗作用,可抑制炎性因子与各种细胞内容物的分泌,促进细胞的愈合与生长,有效清除肺部垃圾,保护肺部组织,减少肺损伤。这一成果在首届国际咳嗽大会上公布后,受到众多与会代表认可,也引发了在场的国内外专家的广泛关注和媒体的争相报道。

  此外,在科研方面,潘高寿积极并加强与国内顶尖院校合作,除复旦大学外,目前也已启动与广州中医药大学的合作,对两款产品在预防肺癌方面进行深入研究。同时,潘高寿正拟启动与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合作,对两款产品防治PM2.5肺伤害进行人群实验。产品方面,潘高寿将继续加快相关研发,目前已推出潘高寿清霾川贝枇杷糖,该产品属于保健食品,配方与蜜炼川贝枇杷膏一脉相承,且携带及食用上更为方便。

  自2013年起,白云山潘高寿已在全国各地持续举办以绿肺健康为主题的各种公益活动,如向环卫工人等户外工作者捐赠护肺用品,在多个城市举办养身护肺讲堂以及组织市民参与绿色骑行等,以帮助更多民众认识到防霾护肺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