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联系邮箱:zgbnlx@163.com

地 址:清华大学东门 学研大厦B座

胡庆余堂 
胡庆余堂

胡庆余堂

 [单位概览]

单位名称  杭州胡庆余堂集团有限公司

地  址  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大井巷95号

标志释义

  胡庆余堂标志设计风格以文字为主体,传达出中国中药的行业属性及悠久历史,整体呈现出大气、稳重的视觉感受,在表现形式上采用了传统书法文化和印石文化的完美结合,造型简洁,线条流畅。标志的颜色选用中国红,鲜艳醒目,识别度高。

现任领导  冯根生

品牌承诺

  胡庆余堂品牌——包含字号、商标、知识产权及由此延伸的企业文化,系胡庆余堂的无形资产,是企业赖以生存的生命线。品牌的核心理念是“戒欺”,在企业一切生产活动和经营活动中,必须以“戒欺”为最高准则,维护品牌是胡庆余堂每一位职工的天职和使命。“凡百贸易均着不得欺字,药业关系性命尤为万不可欺”的祖训虽挂在墙上,但须念在心间,落实在行动中。

发展历程

    1874年(清同治十三年),胡雪岩在杭州吴山大井巷创办了胡庆余堂国药号。由于胡雪岩坚持“戒欺”“是乃仁术”和“真不二价”等撑门立户宗旨,成功地经营了胡庆余堂,使其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成为“江南药王”。

    1884年,胡庆余堂因胡雪岩破产被“债转股”抵押给光绪皇帝的叔父、刑部尚书文煜。文氏接办后,除提取现金及利润外,经营方针等均照旧不动,胡庆余堂照常经营,生意不息。

    1899年,文胡两家又订了一份契约,商定从胡庆余堂红股180股内,提出8股分润胡氏昔年创业之劳,再加胡氏原有的红股共计18股,定为“雪记招牌股”。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文煜在浙江的财产被浙江军政府没收,胡庆余堂被登报标卖。一批鸦片商、丝商、银钱业资本家由施凤翔、应棠春出面,贿通财政部门以20.01万元得标。

    1912年,胡庆余堂由独资经营变为合股经营,股东13人,合股资本为36万元,分120股,每股3000元,胡庆余堂“雪记招牌股”18股仍旧照章,归属胡氏。

  新中国成立初期,民国末的“金圆券”风暴阴影尚存,资本家人心惶惶,纷纷将手中的资产转移和典卖。以王晓籁为首的胡庆余堂13个股东,也将其股份转让给亲属或业内同行。据1952年胡庆余堂《股东名册》记载,仍为120份股,却被原13个股东内分为81名股东,股权碎片化,合股经营的局面被打破,形成了一群合伙人。

    1955年底,经有关部门批准,杭州药材站对胡庆余堂投资人民币2万元作为合股资金,胡庆余堂在杭州率先实行公私合营,改名“公私合营胡庆余堂国药店”。

    1966年,经过社会主义改造,所有股东履行国家赎买政策,1958年更名为“公私合营胡庆余堂制剂厂”的胡庆余堂,在“破四旧,立四新”的口号下脱胎换骨,变成国有企业,又改称“杭州中药厂”。

    1972年在胡庆余堂纪年中是个重要年份。这年杭州中药厂一分为二:胡庆余堂——也就是杭州中药厂原厂部格局不变,改称杭州中药一厂;而位于杭州城西桃源岭下的郊外生产车间,则脱胎而出升格为杭州第二中药厂,冯根生出任厂长。1992年,在杭州第二中药厂的基础上,中国青春宝集团组建,成为当时全国中药行业规模最大的现代化中药企业之一。而风雨坎坷一百多年的胡庆余堂,却在市场经济浪潮中,因经营不善而跌入低谷。

     1996年底,胡庆余堂被青春宝集团纳至麾下,开始了新的一页。


 [品牌故事]

百年“江南药王”的不败“秘方”


  “江南药王,胡庆余堂。”

  “北有同仁堂,南有庆余堂。”

  这世人的俚语,业中的行话,道出了“胡庆余堂”在药业界和老百姓心中的分量和声誉。

  公元1874年(清同治十三年),富可敌国、驰名大江南北的“红顶商人”胡雪岩,在杭州市大井巷开了一家胡庆余堂国药号。当时,胡雪岩的产业遍及钱庄、典当、军火、船业、蚕丝、茶叶等,开一家中药铺仅仅是他的副业,是他“达则兼济天下”的一个良好愿望。然而,世事难料,胡雪岩因经营丝业,以一己之力与外国势力抗衡,导致他一夜破产,诸多产业纷纷倒闭,却唯独“做善事”的胡庆余堂尚名存后世。胡雪岩亲手经营胡庆余堂不过十年,而几易其主的胡庆余堂却历经一百多年的风风雨雨,至今金字招牌依然不褪色,其个中缘由值得解读。


品牌的历史厚度

  北京同仁堂开创于清康熙八年,由于地域因素,同仁堂以供奉朝廷皇室为业,而地处杭州的胡庆余堂则以服务于江南一带民生疾苦为主,“北有同仁堂,南有庆余堂”,清朝晚年,胡庆余堂就赢得了“江南药王”的美名。

  杭州是南宋的京都,我国最早的国家制药管理机构——“惠民药局”建立于此,并由政府颁发了第一部制药药典《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是“古代中医药典”的发祥地。如今,胡庆余堂是国内保存最完好的晚清工商型古建筑群,系徽派建筑风格之典范。整个建筑形制宛如一只仙鹤,栖居于吴山脚下,寓示“长寿”。恢宏的建筑,辉煌的大厅,精湛的雕刻,以及它特立独行的经营格局至今风貌犹存。古朴中隐现着几分神秘,优雅里蕴藏有文化积淀。在悠久的历史中,胡庆余堂沉淀的丰富独特的文化,可以说是中国传统商业文化之精华。

  胡庆余堂以宋代皇家药典《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为基础,收集各种古方、验方和秘方,并结合临床实践经验,精心调制庆余丸、散、膏、丹、胶、露、油、药酒方四百多种,著有专书《胡庆余堂雪记丸散全集》传世。至今仍继承祖传验方和传统制药技术,保留了大批的传统名牌产品。胡雪岩故世后,胡庆余堂虽曾数次易主,但店名仍冠以“胡”字。

  1988年,胡庆余堂被国务院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胡庆余堂上榜中国驰名商标;2003年,“胡庆余堂”被认定为浙江省首届知名商号;2006年,胡庆余堂中药文化入围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国药号也被商务部认定为首批中华老字号,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亲临博物馆,并挥毫题词,殷情勉励。

  “江南药王”胡庆余堂国药号已然成为全国最具历史风貌、最具人文特征、最具观赏价值的中华老字号,也是全国行业内唯一一家双国宝单位。

  “北有同仁堂,南有庆余堂”,传播着“江南药王”长盛不衰的故事。


“戒欺”品牌的内涵

  一百四十多年过去了,支撑企业品牌的不二法则就是企业产品过硬的质量。胡庆余堂国药号始终秉承“戒欺”祖训和“真不二价”的经营方针,已成为保护、继承、发展、传播祖国五千年中药文化精粹的重要场所,是杭州人文历史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漫步在胡庆余堂古建筑内,一股股浓郁的中药文化气息扑面而来,尤其是各种匾额让人目不暇接。在诸多的匾牌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戒欺”匾。胡庆余堂许多匾额都是朝外挂的,唯独该匾是挂在营业厅背后,面对经理及账房,是挂给企业员工看的。这块匾为胡雪岩亲笔写就:“凡百贸易均着不得欺字,药业关系性命尤为万不可欺,余存心济世誓不以劣品弋取厚利,惟愿诸君心余之心。采办务真,修制务精,不至欺予以欺世人,是则造福冥冥……”1995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同志视察胡庆余堂时曾说过,应该把这块匾,送到国家技术监督局去作教材。足以见证,这块“戒欺”匾,对后人的震撼力。

  “采办务真”,这“真”,指的是入药的药材一定要“真”,除了“真”,还力求“道地”。创建之初,胡雪岩派人去产地收购各种道地药材,从源头上就着手抓好药品的质量。

  “修制务精”,这个“修”是中药制作的行业术语,“精”就是精益求精,其意是员工要敬业,制药求精细。

  在胡庆余堂百年历史中,流传着许多精心制药的故事。

  辟瘟丹和石龙子

  胡庆余堂有一味药叫“辟瘟丹”,曾经为左宗棠收复新疆、保障士兵健康作出过贡献,是胡庆余堂的招牌药,由74味药材组成,味味都要选用地道的上等原料。其中,有一味叫石龙子的药,俗称“四脚蛇”,那是一种随处可见的爬行小动物,以杭州灵隐、天竺一带的“铜石龙子”为最佳。其外形为金背白肚,背上纵横一条黄线。为了采集“铜石龙子”,一百多年以来,每年入夏,胡庆余堂的药工,携师带徒,一起去灵隐、天竺一带捕捉。久而久之,连灵隐寺的僧人也熟悉这一惯例,只要听说是胡庆余堂来抓石龙子的,总会提供方便,让他们采药济世。

  金铲银锅的起因

  据古方记载,“局方紫金丹”是一味镇惊通窍的急救药,胡雪岩着手研制时,召集了许多名医商讨。其中有一位老药工,欲言又止,胡雪岩见状虚心讨教。老药工怵怵而言,他祖父相传,做紫金丹要用金铲银锅,因为其中有一味药是朱砂,易和铁器等金属发生化学反应。胡雪岩当场拍板,遂召金银巧匠耗黄金三两,白银四斤,打成金铲银锅,以保证药品质量。药工一个不起眼的建议,胡雪岩都能如些对待,足以说明了胡庆余堂“修制务精”的济世宗旨。

 “真不二价”

  在胡庆余堂营业大厅上方,悬挂着一块“真不二价”的金字大匾。传说在古代有个叫韩康的人,精通医药,以采药卖药为生。市场上别的卖药者常常以次充好,以假乱真,买主讨价喋喋不休。而韩康卖的都是货真价实的药材,他不许讨价还价,他说我的药就值这个价,叫“真不二价”,反过来读就是“价二不真”。胡雪岩引用“真不二价”,就是向顾客正言,胡庆余堂的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只卖一个价。

……


品牌的继承和创新

  胡庆余堂是一家“百年老店”,走过一百多年的风雨历程,在几代药工的薪火传承下,胡庆余堂始终不忘“戒欺”祖训,特别是改革开放的30年来,用市场经济的理念对胡庆余堂进行了继承和创新。其中不能不说到一个人,就是冯根生,这,要从66年前的那一天说起。

  1949年1月19日,才满14岁的冯根生进入曾有“江南药王”之称的胡庆余堂当学徒。1949年5月3日,杭州解放。由于胡庆余堂每年只招收一名学徒,而传统的收徒制度解放后即被取消,冯根生便成了胡庆余堂解放前唯一的“关门弟子”。从此,“冯根生”三个字与中药血脉相连。

  也许正是因为其浸润在血液里的中药情结,1996年,事业有成的青春宝集团董事长冯根生,在胡庆余堂制药厂濒临危机的情况下,没有看着这块金字招牌关门倒灶,在60多岁高龄毅然接手。

  重塑“江南药王”牌子自然要坚守胡庆余堂的店规——“戒欺”,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诚信。但老鞋走老路,就会被市场淘汰。要振兴老字号,说到底就是继承和发扬的问题,发扬就是走市场经济的新路。

  于是,穿老鞋走新路的胡庆余堂一路走来,也留下了许多新故事。

  创新管理机制

  胡庆余堂初创期是前店后场的作坊式企业,随着工业化的推进,企业升格为工厂,面对市场经济,必须走新机制和新技术的路子。

  杭州胡庆余堂制药厂于1999年改制为杭州胡庆余堂药业有限公司,开启了现代企业制度的新机制,颠覆了老字号企业传统的“坐商”作风,使企业取得了良好的业绩。

  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展,单一企业的机构对资源共享和品牌开发带来制约,于是,2007年成立杭州胡庆余堂集团有限公司。集团公司是所有“胡庆余堂概念”企业中的母公司,公司主要是以资本运作、实业投资为己任,还肩负起胡庆余堂商号、商标、品牌及企业文化的开发运作、胡庆余堂各类资源的整合等任务。

  不搞多元化要走专业化,不搞同质产品扩张要走产业链路线,是老字号企业走出低谷的有效途径。

  如今,在胡庆余堂集团公司的旗下,主要拥有胡庆余堂股份公司(资本运作)、胡庆余堂药业公司(制药工业)、胡庆余堂国药号(商业连锁)、参茸公司(药品批发)、天然食品公司(保健品)、天然药物公司(中药饮片)、医技公司(医疗器械)、中医门诊部(医疗机构)、中药博物馆(文化产业)、保健发展中心、庆余旅行社和药膳厅(中药旅游)、药材种植基地(桐庐)(金华)以及浙江省中药现代化研究发展中心和浙江省天然药用植物研究中心二个省级研发机构。

  胡庆余堂完成了从药材种植、饮片加工、成药生产、商业零售批发、医疗门诊、科研开发以至中药旅游等为主业的中药产业链的建设。

 “非典”考验

  2003年春夏之交,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席卷全国,市民争抢各类抗“非典”预防药,在胡庆余堂门前,数百人排起了长队。因事出突兀,一时供货紧缺,以至人心恐慌,情形危急。正在外地出差的胡庆余堂董事长冯根生得知危情,星夜赶到现场办公。当了解到公司抗“非典”药一天就卖出三万余帖,而配方急需的金银花中药材供应价飞涨,从每公斤20元涨到280多元,若不涨价药店难以支撑。这位掌门人当即拍板,向市民作出承诺:哪怕原料涨100倍,也决不提价一分。在整个“非典”期间,胡庆余堂的“非典”药不但没有一天断货,更没有一次提价,为此,胡庆余堂亏损100多万元。4月26日,《人民政协报》头版,霍然刊出“向冯根生致敬”的署名评论文章。

 “血燕事件”的启示

  燕窝一直被认为是高档滋补品,尤其是“血燕”,更是珍品中的珍品。凡是在杭州的人,都会对2011年8月那场海啸般的“血燕”事件留下深刻印象。在这场“海啸”中,胡庆余堂国药号因为2008年起主动停售“血燕”,一时名闻天下。

  2008年,随着燕窝销售额增大,胡庆余堂国药号通过多种渠道到东南亚各国进行燕窝质量考察,发现“血燕”问题最为严重,随后“血燕”就下柜了,仅留下少数几个规格的白燕。“血燕”事发后,杭州市食品药品检验监督管理局专门抽检了各商家销售的白燕,结果表明,胡庆余堂国药号销售的白燕,品质名列第一。

  来自基层的坚守

  一天下午,安徽某药材公司一辆满载中药材的大卡车驶进了胡庆余堂制药厂的原药仓库。送货人说这车装了1500公斤王灵脂和2000公斤黄岑,催仓库负责人许师傅签字收货,同时将一叠“大团结”塞进小许的抽屉里。小许严肃地说:“我们从来不搞这一套,钱必须拿回去。”那送货人说了声“小意思”转身就走了。小许带着王灵脂样品请本厂和省里有关部门检验。化验证明,这些所谓的王灵脂是一种飞鼠屎,根本不能药用。小许坚决拒收假货,使厂里避免了2万多元的经济损失。他还将送货人拒不收回的1000元人民币上缴厂部,从那以后,安徽这家公司被胡庆余堂列入“黑名单”。1990年7月底,二车间工人赶制价格昂贵的急救药安宫牛黄丸。当首批2000颗包装完毕时,他们发现多出了一颗丸药。大家二话没说,重新打开一箱箱完整的包装,一盒盒检查,一颗颗称量,终于找出了那颗“空心汤团”,就为了寻找这一颗丸药,他们整整辛苦了一个上午。

 “连锁”不“联营”

  胡庆余堂早在1994就开始经营国药号连锁店,第一家连锁店叫浣纱分号,统一装修、统一进货、统一标价,唯独经营者是“外包”的,虽然有质量监控员巡视,但总有缝隙可钻,承包人就利用胡庆余堂的包装偷偷地换上以次充好的人参出售,来赚取高额利润。当被发觉后,公司提前解除合同,并断然决定今后停止一切联营。十多年过去了,胡庆余堂一直坚守着不做“加盟”只做“直营”,现在全国有胡庆余堂国药号分号30多家、庆余堂专柜150多家,全都是胡庆余堂直营的,这样一来,发展是慢一点了,成本又高很多,但是安心,老百姓也放心。

这样的故事在胡庆余堂举不胜举,正是由于坚守和继承了胡庆余堂百年来的“戒欺”祖训、“真不二价”的经营方针和创新变革,才能使得百年老店至今仍飘着浓浓的中药奇香,无愧为响当当的中华老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