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联系邮箱:zgbnlx@163.com

地 址:清华大学东门 学研大厦B座

刘长乐 
刘长乐
上一个

人物简介

  刘长乐,1951年11月出生于上海。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香港太平绅士、香港城市大学荣誉博士、中国传媒大学博士生导师,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2013年3月11日当选全国政协常委。


文章入编《美德托起中国梦》 2014年12月现代教育出版社出版


直播香港回归  刘长乐赢大考

作者:张林

【阅读提示】

  提起凤凰卫视,大家并不陌生。但要谈起凤凰卫视创始人刘长乐,恐怕知道的并不多。刘长乐是一手缔造“凤凰”神话的传奇人物,在他的带领下,凤凰卫视秉承“向世界发出华人声音”的理念,短短的十几年,由一个单一频道的电视台,发展成为覆盖全球近150个国家和地区的跨国多媒体集团。

  那么,刘长乐是怎样做到这一切的?看看他1997年直播香港回归的故事,就能找到答案。

一 风云大作的一天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那天,大雨如注。

  苍天把攒了百年的爱恨倾注下来,电光闪闪,像火苗点燃人们心中复杂的感受。每个经历了这一事件的人都对这场大雨进行了自己的解读。

  英国人的不舍不甘,中国人的悲欣交集。

  香港是西方文化登陆中国的桥头堡,是锈迹斑斑的国门被强行撞开的铁证,也明示了一种文化腐败到极点时新的生机就会孕育而生。

  多年之前,一个法国教授说过,一个民族不够老,不会懂得吃臭。而臭里面却是文化的另一种期待。当最腐烂到东西也必须吞下去的时候,当生命最底层、最本质的东西被撞出火烙般的永不消退的印痕时,距离璀璨的发生已不遥远。

  “一百年前我眼睁睁地看你离去/一百年后我期待着你回到我这里/沧海变桑田,抹不去我对你的思念/一次次呼唤你,我的1997年……”

  中国人清越的歌声在雨帘中穿行。

  而英国人奏响的是降旗的国歌《天佑女王》。

  两种不同的乐曲,让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心中打翻了五味瓶。


二 极为壮观的“新闻大战”

  凤凰卫视的创办者刘长乐是个职业新闻人,他青年时代下乡当过知青,当过工厂的钳工,当过解放军的工兵。从1980年起,他成为中央新闻单位的记者,曾任中央电台部门主管,也是中国现场直播新闻的发起者之一。

  刘长乐创办凤凰卫视的时间点选在1996年,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直播香港回归,见证这个对中国和全球华人,以及全世界来说至关重要的时刻。

  刘长乐告诉他的部下:“这是世界瞩目的重大历史事件。7月1日凌晨,在香港这块弹丸之地,将发生一场媒体间的世界大战,全球六千名记者,将在那里做本世纪最后一次重量级、面对面的较量。”

  4月底的时候,报名参加香港回归报导的记者是六千人,而到了6月底,真正到港记者超过八千人,的确有“世界大战”的味道。

  当时,凤凰卫视才诞生十五个月,要全方位、全天候地在几十个地点直播香港回归的各种活动,有无数的难关要过。

  直播是一个电视台最基本的功夫之一,也是最检验电视台专业能力的工作。直播一旦开始,丝丝相扣的环节一旦发生了最微小的变异,那后面的程序即刻被全部打乱,这时候,全部工作都变成了随机应变式,一旦应付不了,会出现大段时间的冷场和意想不到的错误,这些错误对一家电视台来说,是致命的,会砸品牌、坏声誉。

  从来不信邪的刘长乐却说,天下之大舍我其谁?

  刘长乐还说,我们闯过这一关,才能真正变成凤凰,闯不过这一关,就只能当土鸡。要打好这次媒体世界大战,关键是要立足香港,放眼世界。什么叫放眼世界?就是国际视野,全盘呈现各种观点和各种不同的心情与表情。这才是最显功夫的。

  刘长乐决定,凤凰卫视中文台直播香港回归报道从1997年6月30日12时至7月2日24时,一共进行60小时的直播报道。总片名——《九七香港回归世纪报道》。

  报道原则有二:一是大事不漏,扬长避短,拾遗补缺;二是用公共信号,做自己文章,着凤凰色彩。

  这个原则很重要,也很聪明。CCTV偏重于报道中方情况,BBC、CNN等西方媒体偏重报道英方情况,凤凰除了使用自己的信号外,会使用上述媒体的信号,不管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不管是对立的还是友善的,无成见无门派,只要凤凰认为需要,都可以拿来使用,从而最大限度地丰富凤凰的画面。

  5月18日,深圳的天气格外闷热,站在没有冷气的户外,就像站在桑拿浴室的入口处。这一天,刘长乐将凤凰节目企划制作、广告经营、行政后勤及财务等各路兵马召集到深圳,讨论报道方案。此举标志凤凰卫视九七香港回归世纪报道正式进入战役推进阶段。

  首先制作“罐头”。香港电视人把先期制作的节目称为“罐头”,谓其具有先行储备,随时可供播出的特点。

  “罐头”总量为15个小时。京港两地同事分工,各负责制作一部分。

  大陆有句口号: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意思是横竖要干好。现在凤凰的大陆员工又把这种干活方式传染给香港同事。


三 兵分十一路鏖战

  6月29日一早,所有台前幕后工作人员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进行脚本流程的纸上演练。凤凰卫视行政总裁刘长乐来为所有人打气,每次凤凰有大任务,新闻人出身的刘长乐总是有场与部下的聚会,面授机宜,让大家稳定军心激情出战。

  晚上10点30分,吴小莉主持《时事直通车》下来,凤凰总部开始了彩排。

  “这60小时,主持人很重要。”刘老板说。

  “整体风格定位,活泼、跳跃、轻松、幽默。”刘老板又说。

  如何呈现?

  谁也没试过。

  吴小莉和窦文涛是节目的总主持,全程坐镇香港凤凰卫视直播摄影棚。

  吴小莉要在6月30日中午12点整,说第一句开场白。

  彩排倒数5、4、3、2、1时,一种临场的兴奋弥漫了吴小莉的全身,她喃喃地说道:“we will be great(我们将是伟大的)。”她觉得自己找到了感觉,并想把这感觉传递给她的伙伴窦文涛,让他别太紧张。

  在吴小莉喃喃自语的同时,凤凰卫视兵分多路,正在各自负责的地域待命。

  刘长乐和凤凰卫视中文台台长王纪言与吴小莉、窦文涛一起坐镇指挥部;许戈辉和卜邦贻在会展中心演播室充当前锋;曹樱在会展中心三号会堂直击;陈鲁豫在江泽民等领导人下榻的九龙红磡海逸酒店待命;曾瀞漪在查尔斯、彭定康等英国领导人登船离港之地添马舰坚守……

  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凤凰也有一路记者。

  兵分十一路。

  6月30日11点50分,导播催着进场,红色西装配明黄色丝巾的吴小莉坐进主摄影棚,心情开朗而稳定。

  “凤凰卫视世纪报道,60小时播不停,您好,我是吴小莉……”

  手执话筒的窦文涛跑进画面,“60小时后面的精彩内容太多了”,他边跑边说,与小莉击掌,坐下播报。他穿的是红西装白T恤。

  这大约就是他们当时追求的活泼。

  直播开始时,还算井然有序。

  很快到了广告时间,王纪言跑进摄影棚打气:“很好,很好,就是这样,基本上你们总主持的身份已经确认,继续带带各现场主持人的气氛和情绪。”

  4点45分,现场正在进行末代港督彭定康告别港督府的仪式,耳机突然传来:“中国政府代表团专机降落启德机场,我们要加入这个画面,小莉、文涛作点解释。”

  3分钟后,耳机再度传来指令:“等待时间太长,我们再切回你们,到告别仪式现场。”这是第一个没法事前预料,没法按着节目脚本流程走的情况。

  此后,所有的时间和脚本都乱了,下面要播什么?得现场指挥和导播们商量,随时切换到各地重要场景,主场主持人的任务就是一面嘴里说着临时编的词,耳里还要听着导播随时更换的最新指示:“小莉、文涛,我们收到添马舰的讯号,下面别去真心快乐MTV,先到添马舰。”

  “天安门广场现场收到了,转现场!”

  ……

  所有事情全乱了——最后一刻得知江泽民不走原定陆路而改乘飞机提前到港,董建华记者会直播急需主持人用普通话即时传译,天降大雨又导致花车大巡游临时取消……凡此种种,都要快速应变。吴小莉和窦文涛看似沉着,内心却在“抽筋”:耳机里不时传来相隔几秒就截然相反的导播指令,一会儿要你多说话,拖长到3分钟,马上又要你立刻住口。“不行,广美的讯号还过不来,先到万众同心大汇演。”

  6月30日晚9时前,其他主持人来接班,窦文涛正准备去洗手间方便,忽听有人到处叫他,原来是总部收到解放军驻港部队先遣队进驻香港的信息,临时调他进行即时旁述报道。来不及准备任何资料,窦文涛一脚刚踏进演播室,驻港部队画面已经播出,他只有边看电视边解说,一口气说了将近四十分钟。

  没有人告诉他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好在在此之前,窦文涛曾两度深入军营采访驻港解放军,加上直播前夜临阵磨枪,读完了一尺厚的报刊资料。所以,窦文涛能机智应战,喋喋不休。

  整个直播过程,瞬息万变,跌宕起伏,事先预计的程序与现实发生的情况常有冲突。

  7月1日凌晨,等到窦文涛下班时已是三点多,而五点多又要准备直播解放军主力部队六时抵港。窦文涛又匆忙去浏览相关资料,等到看完最后一页时,抬手一看表,已是四点多,只好在公司化妆间地毯上睡一小时,用主持人服装柜里的衣服做枕被,花花绿绿盖了一身。

  吴小莉就比他懂生活,她悄悄地把家中睡垫、闹钟、棉被带到公司,一有空当,就马上躺下休息,效果颇佳。


四 刘老板掉泪了

  就在香港会展中心大厅里,首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等一干港府官员,向中国中央政府宣誓就职的时候,刚刚从香港会展中心出来的末代港督彭定康,偕同家人并陪同英国查尔斯王子,乘车来到添马舰码头。

  此前,在傍晚6时15分,添马舰东面举行了象征英国管制结束的告别仪式,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向前来送别的好友、幕僚和市民发表了告别演说。据说,他没有预先让中方审阅这篇讲稿。彭定康显得有点语无伦次:“历史不单是一连串的年月日。历史不仅是我们记忆所及的日子,还有那些日子前后发生的事情……”

雨越下越大。轮到查尔斯王子讲话了。查尔斯事后说:“聆听彭定康令人动容的演说,我喉咙哽咽,听罢随即奏起的《义勇军进行曲》,更加激动哀伤……我看着手上湿淋淋、黏作一团的数页讲稿,尝试辨认文中的内容。我生平从未试过在‘水中’发表演说,这是首次。事实上,没有人听到我说了些什么……”

  事实上,刘长乐听清了,查尔斯王子说的是:“英国国旗就要降下,中国国旗将飘扬在香港上空。一百五十多年的英国管制即将结束。”

  7月1日零点四十分,刚刚参加了交接仪式的查尔斯王子和彭定康及其家人登上“不列颠尼亚”号的甲板。在回首挥别时,他们表情哀伤,而彭定康的女儿眼中已是抑制不住的泪水。

  凤凰卫视对整个过程的报道详尽而周全。特别是彭定康女儿泪眼回望的镜头,让不少人动容:一段沧桑历史的开始,是一个叫爱德华·贝尔彻的英国舰长在港岛升起了英国国旗;一段沧桑历史的结束,竟是以一个英国花季少女的用泪水表达的离愁。

  身处直播室的刘长乐也掉泪了。不是同情,也不是忧伤,而是对对手的尊重,对历史的凭吊,对祖国的自豪。

  他体会到了什么叫悲喜交集。

  根据惯例,港督卸任时,会乘坐坐驾在总督府前的行车路绕圈三周,表示将来会重临旧地,但彭定康的坐驾只绕圈两周便离开了。凤凰卫视主持人面对总督府最后一位主人的落寞心境,按照刘长乐的意图,没有嘲讽,没有傲慢,而是用平和的声音说道:“彭定康上车了,车子围着港督府绕了一圈,其实这是每一位港督离任时候的惯例,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港督再也没有继任者了。”

  最后的车窗上,印着彭定康告别的手臂。


五 响声如天籁般动人

  刘长乐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他的媒体将创造一种客观、独立的播报方法,“全盘呈现各种观点和各种不同的心情与表情”。

  这是一个美学问题,也是一种强者的姿态。

  直播不仅仅表达的是政治态度,也许更考验人的审美能力。

  即将接近7月2日零点,一群“少眠少休”的凤凰编导们也开始进入疯狂状态,只是不知是狂喜,狂欢,还是狂累。

  随着吴小莉和窦文涛在节目中最后一次击掌,60小时直播“大功告成”。

  那时他们真是年轻,他们丢开麦克风,跑着到各个房间去与幕后的工作伙伴拥抱、欢呼,冲着镜头做鬼脸。刘长乐也身处欢乐的人群中,他给自己的部下准备了夜宵:一桌子的塑料饭盒配上一摞子纸杯,普通的叉烧饭,冰镇的啤酒。他们只能以高调的姿态举起纸杯相庆,纸杯相碰,响声稀松平常,但在他们听起来却如天籁般动人。

凤凰卫视终于完成了一次大考,而他们身边的香港和身后的祖国也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