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联系邮箱:zgbnlx@163.com

地 址:清华大学东门 学研大厦B座

刘可钦:学校“双减”落地之策——不止加减,还有乘除

来源:中国教育学会作者:刘可钦:学校“双减”落地之策——不止加减,还有乘除

刘可钦

北京中关村第三小学校长,特级教师

导读

“双减”政策出台,对于学校来说,重在按照中央和北京市的文件精神对标对表,以此校准学校的行动,完成“双减”政策的落地执行。所以,我用这样的题目给大家汇报“双减”落地学校过程中的一些做法和思考,也表达一种追求,学校落实双减工作,既要有加与减的量上的变化,更要有乘除法的工作思维,去开展系统性建构、结构性调整和变革,创建高质量学校育人体系,以更好的落实学校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

1

用增减变化,校准行动,清晰目标

“双减”之下,我们首先需要学校对标对表地做好相应的加减法。

比如,削减作业总量和作业时长,减少考试的次数等;同样,我们也增加延时服务、体育课时、劳动教育等等,让学校的“双减”工作在量上有一个明显变化。

我们说,双减工作就是要回归学校育人主阵地。但是,要满足学生多样化的需求、建设高质量的教育体系,仅做表面上的加与减显然是不够的。

因此,在双减背景下,如何更好的满足学生多样化发展需求,我们需要重新组合学校的人力、资源、时空、内容等要素,以使其能够释放更多的教育力,需要通过系统性建构和结构性调整,建立学校整体性的高质量育人体系。我认为,这是“双减”工作追求的终极目标。

2

用系统性的建构,

提升教学管理整体效能

系统性建构应该是乘法思维的一种体现,即将相关变量系统整合,相互作用,形成最大乘积。

比如,作业质量是这次“双减”的关键变量,我们说这小切口里蕴含着大改革,而提高课堂质量则是“双减”工作的核心变量。同时,影响学生学业质量的还有师生关系、课程供给、老师的教研质量等相关要素,这需要需要学校系统规划这些要素,让它们之间相互产生作用,彼此支撑,共同抵达目标。

(一)在作业质量上,将管理、教研、评价进行一体化设计,让作业从“多难繁”走向“精而准”

应该说,我们过去对于学生作业管理和研究是不足的。有的老师习惯于上课讲课,下课才让孩子写作业,所以学生的作业一直写不完;有的老师认为“熟能生巧”,持续地陷入“刷题”这种困局并且形成了依赖;在教学管理上,管理者习惯于检查老师布置和批改的作业量够不够,有时候还偏向于多多益善,忽略作业对于学业的诊断功能;特别是布置给学生的作业题目基本是来源于现成的教辅材料,作业缺乏个性化设计,老师很难对学生进行个性化的学业诊断和提升。

走出作业的“痛点”就是我们改进的方向。

在学校层面上要统筹学生作业种类和总时间;在作业内容上要满足孩子个性化需求;在习题的设计上要与教学倡导的价值观和方向建立微观环节上的匹配。也就是说考试的“指挥棒”要与教学过程中倡导的教学改革形成价值观层面上的共识。

1、作业清单:实现总量和种类控制,形成标准

中关村三小建立了作业清单制度,语数英学科都完成了作业形式种类的整体画像。以“语文书面作业规范批阅标准”为例,明确了作业内容、适用年级、具体要求、批阅标准、复批标准、用笔要求、完成场景等等,教师、学生和家长均一目了然,心中有数。

2、作业统筹:建立日、周、单元作业的全链条设计

作业统筹,是为了避免短时期内各科作业的叠加,带来孩子瞬间的压力负担。学校和老师分别从学科单元视角、学科协同视角进行统筹,作业从一日一周一单元一学期进行系统规划,避免作业布置的随意化。

3、作业评价:对学习过程中的过程性诊断

作业评价是学校教学管理链条中最重要的环节,是对过程的过程性诊断的重要手段,有效的过程性的诊断可以起到相互学习、及时改进的目的。我们在这个环节中,主要采取了自检、欣赏和抽检三个过程。

自检是学生、教师结合学科作业评价量规,进行作业自我检查;互检,是“校中校”组织同学们进行跨学科、跨龄作业的相互欣赏,相互学习,学生最好的榜样是身边的人;抽检则是由课程部组织进行作业的抽查,发现问题,及时提出改进意见。

4、作业定制:建立跨年级、跨年级教师研发梯队

教师每天陪伴孩子学习,是最了解孩子学情的人。因此,我们组成跨学科、跨年级的教师研发梯队,围绕着随堂作业、表现性评价、期末命题、诊断工具,提供不同的作业类型。尤其是对“诊断工具”的研究,用什么样的工具能够测量出孩子是思考上面的问题,还是对知识梳理方面的问题,所以不同的内容、不同的时期会用不同的诊断工具,这样就避免了作业单一练习的形式,比如单元梳理,重在考察学生对整个知识的建构能力,综合实践侧重于知识的理解和运用,而发现和提出问题则反映学生对于知识掌握过程中的独立思考能力等等,这样,作业的形式就变得多样,有随堂练习、拓展阅读、发现提出问题、综合实践、单元梳理等,促进学生用不同的方式巩固知识、加深理解综合运用能力的提升。

这样有针对性的作业供给形式,逐步实现从作业布置到作业定制,个性化的作业、分层的作业、实践型的作业形成一个清晰的作业链。

(二)按课、周、月、学段设计体育计划,发挥最大效能

我们的作业改革里,增加了体育作业。体能增强是“双减”工作给学生最大“福利”,但体育教师数量、运动场地的确制约着很多学校。中关村三小遵循“热一点、冷一点、累一点、苦一点、黑一点、野一点”六个一点原则,采取体育课与大课间、校园赛季三个关键点互相咬合,彼此渗透的方式,按照课、周、月、学段体系制定计划,有体能提升计划、家校合作互动周计划、三练一赛的月计划、技能进阶的学段计划。让体育运动最大限度发挥效能。

(三)在课堂教学上,提供引导性标准,释放教师能动性

课堂教学质量的提升是“双减”下的第二个核心变量。

实践中,我们往往发现,优质课与常态课的割裂,也就是优质课的优质要素在常态课中反映的不足;教师的教与学生差异发展,往往没有得到有效的匹配,即教师的教响应学生的学的需求还不够;规范教案文本的撰写与良好学习场域的建立还有实践鸿沟。因此,学校也从多方面为教师提供支持,确保学生在校内学得会、学的足、学得好。

1、教研提质,系统规划基础日常教研

在“双减”背景下,我们需要系统规划基础日常教研,即各个学科统一行动,各个学科统一要求。比如学校研制了优秀教研组引导性标准,除了定教研时间、定地点和定方式,还要定研究专题,而且形成年级学段的进阶型研究主题。通过关键课例的分享、关键节点的专题研究、基础日常的系统研究,达到相互作用,让优质课研究的基因能够落实在常态教学实践当中去,这中间的媒介就是学科基础教研的质量。

2、教师行为,建立专业且可信任师生关系

教师行为直接影响课堂学生的学习状态,学校根据师生调研、部门研讨、教师自答、数据比对,形成了教师良好师生关系建构的自我导航自评量表,引导老师在有问题、有互动的课堂教学中,主动建立一种包容、支持、开放的共同学习氛围。

同时,我们还建立起每个学科共同遵守的课堂标准——《中关村三小引导性课堂标准》,这个标准主要强调来自于不同学科、不同年级的“共同贡献”,从而实现相生相长的合力效应。

3

用结构性的调整,促进资源流向“一线”

“双减”以来,我们和很多学校一样,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师资不够、场地不足、资源缺乏的问题。我们也在思考劳动教育、体育课质量如何提升?个性化辅导和差异化发展如何落实?教师的教研时间如何保障?会议怎么开?弹性上下班如何实施?一系列旧的挑战和新的问题,只有建构一种好的课程结构和学校的治理结构,来更好的缓解这些问题。这就需要运用除法思维去工作。

1、 真实的学习—— 课程结构优化迭代的价值导向

真实的学习是我们一直倡导的教学价值观。我们一贯主张的学习不再是课上课下的两极生活;学生最好的老师是同伴;课程就是学校教育可触及的师生的全部生活、评价是基于学生表现的多元评价;课程资源应该存在于学生的足迹所至等等观念,在双减背景下得到了更好的验证,也为双减工作的落实提供了课程理念上的支撑。

学校把30学时的国家课程和两个小时的课后服务时段,按照五育并举的要求,整体架构,打通使用。有国家课程内的综合,更有学科协同课程和综合任务课程;有分科学习,也有跨学科、跨龄的学习,形成一个多维的、可选择的课程体系。为学生的多样化发展和核心素养提升提供更多的可选择课程供给。

2、“班组群”—— 把班级变大

有什么样的课程改革,就要有相应的学校治理架构和管理运行的支持。

我们超越过去班级授课制的局限,把班级做大,就有了“班组群”的概念和教育组织形式。

在班组群里,跨龄、跨学科的三个连续不同的班级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更大的班级群,七八个老师和三个班的学生组成一个“家”,我们成为师生家庭式的学习生活基地,“班主任+导师”的老师配置,让每个老师眼里有了更多的学生,每个学生能受惠于更多的老师。班组群里异质性更强,资源互补更便捷,资源流动更顺畅,教师弹性上下班、学生个性化辅导等都成为常态,这种多维度更丰富的学习关系,为落实双减工作建立了多层次的结构性支撑。

3、“校中校”—— 把学校变小

在一个超大规模的学校,如何快速响应师生的需求?是学校管理者始终要思考的一个关键问题变量。

我们超越“年级组”的单一性,组成若干个“校中校”,即将三个年级并行组成若干个“学校中的小学校”,不仅有了可参照可借鉴的校内榜样,又加大了“班组群”中用差异性增强资源的互补性的优势。

“校中校”是学校的管理的中间层级,拥有师生日常教育教学的管理权;通过这样的赋权增能,让决策下移,快速响应师生的教学需求,走向共治共享的学校治理。

在校中校、班组群的组织结构背景下,学校教师资源也实现了不同层级的多次流动。比如任教国家课程是老师资源的一次分配,老师的身份是某某学科教师,任教场景一般在班级中;而在班组群中,学生们跨龄重组、师生互选,一起承担学科协同课程和综合任务课程时,每个老师又都是导师,实现教师资源的二次分配;在课后服务时段,教师以课程设计师的身份设计响应学生兴趣发展需求。每一次的教师资源的分配,都是为了更好的满足学生个性化发展需求,引导校内固有的教师资源能够在满足学生个性发展中达到不断增值的目的。

4、“议题定制”—— 让管理下沉、再下沉

双减之下,教师大会、教研时间都显得更为珍贵。我们也有过去的大规模的集体会议走向了校中校为主的分散型会议。让管理下沉、再下沉。达到增强共识、统一行动的目的。通过议题定制专题更突出,话题更聚焦,时间更紧凑,管理风格更加崇尚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管理者也走向田间地头,由过去的管理者转变为陪伴者、发现者、学习者和共创者。这种议题定制的方式贴近教学需求、机动灵活、高效快捷。

总之,在班组群的教育组织架构和真实的学习大课程架构下,我们建立了一个关系多样、层次丰富、选择性强的课程供给和时空架构,为探索高质量的学校教育体系提供了结构性的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