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老教授协会学校文化研究委员会
中国老教授协会编审委员会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新闻详情

跳出学科看美育,这位美术特级教师带领城乡学生一起发现“云上”之美!

发表时间:2022-09-21 12:43作者:宋鸽来源:中国教师报

他是小学美术教师,却带领各学科教师开发省级微课;他学习传统艺术,却总是学校第一个尝试新工具、学会新技术的教师;他借助移动终端设备开展课堂教学尝试,领衔设计数字化美术教室;他带领团队支教乡村,云上开课,带领城乡学生一起发现“云上”之美。


图片

陈 勇


浙江省湖州市爱山小学教育集团鹤和小学美术教师,浙江省特级教师,湖州市南太湖教育领军人才。曾获浙江省小学美术优质课一等奖,带领团队开发的主题课程连续4次获得浙江省义务教育精品课程,带领的名师工作室获得浙江省基础教育类2021年度示范网络名师工作室。





“这是包水果的海绵呀”“妈妈每次买来水果都是我帮她丢掉海绵的”……当美术教师陈勇把珍珠棉材料发到学生手中时,他们好奇又兴奋。在版画教室里不刻版,用这些海绵做什么呢?与浙江省湖州市爱山小学教育集团鹤和小学学生带着同样好奇的还有屏幕另一端浙江省庆元县大济小学的学生。这是陈勇开发的一堂以《版痕之趣》为主题的云上美术课。


在浙江,这样共建共享的云上直播课已经成为每周教学的常态。2021年,浙江全面启动数字化改革。2022年浙江省教育厅打造全省艺术互联网新型城乡教共体,借助该平台互动直播系统,陈勇带领工作室团队积极参与到跨区域共同体教学中,创建了“双师一生”线上教学新型课堂教学模式,开展名师面对面、名师带你学、携手乡村名师课堂等线上直播,时间长达数百小时,惠及城乡学生千余人。


在同事周惜蓓眼中,陈勇不仅是小学美术学科的“大咖”,还是一个能全学科引领教师发展的“大神”。他热爱美术,却一直努力跳出学科看美育;他学习传统艺术,却总是学校第一个尝试新工具、学会新技术的教师;他借助移动终端设备开展课堂教学尝试,领衔设计数字化美术教室;他创建了学生“动画制作”平台,并把动画制作与学生综合实践活动、STEAM等项目化学习结合起来,开辟了一个新的数字化美术学习空间。


图片



从知道美到发现美

作为湖州市唯一的美术特级教师,陈勇并非科班出身,但对美的热爱是从小深植于心的。


第一次接触美术概念,是在读小学时。那时乡镇学校举办一个学生绘画比赛,早就对画画产生兴趣的陈勇决定报名参加。凭着一幅紫色葡萄和早已忘记颜色的狐狸组成的简单水彩画,他第一次得到了奖状和奖品,也体会到了心中热爱得到肯定的感觉。


考入湖州师范学校后,陈勇在学习文化课的同时又兼修了美术专业。如今回忆起来,他仍然感谢那段中师学习的经历,“语言表达、写作、‘三笔字’,用油画笔写印刷字体,甚至游泳都是那时学会的”。那时他真正感受到美的全然的魅力。“美术可以表达自己的感受,拿起画笔,你可以勾勒出整个世界”,陈勇也更加坚定了想要从事美术教育的决心。


1999年,陈勇来到湖州市龙泉小学,正式成为一名小学美术教师。满怀热情的青年人走进课堂,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纪律问题。为了吸引学生的注意,拉近与学生之间的关系,他经常买一些小奖品,并组织了美术社团,带学生出去展示、比赛。社会的肯定、团队的相互鼓励,让学生增强了自信,也更加理解了美的意义。


与学生一起成长,陈勇收获良多。但真正理解美育,源自一次市级公开课。在提交公开课设计时,一位美术教研员的话让陈勇陷入沉思,“你在做教学设计前一定要想明白为什么要上这节课。”教研员的这句话一直萦绕在陈勇耳边,他琢磨了许久,反复检查自己的课堂设计,回忆曾经的教学场景,终于从学生视角得到了答案:一堂好的美术课,不是让学生知道“美”,而是让学生主动发现“美”。那节公开课,陈勇推倒重来,带学生玩了一场水墨游戏。也是从那时候开始,陈勇觉得自己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但已经离心中理想的美育又近了一步。


图片



小科技里的大学问

此后,陈勇积极参与外出学习与赛课活动,努力开拓视野。多媒体互动设备出现后,从小就对电子元件感兴趣的陈勇把对信息化的理解与美术学科有机融合,进行了大胆探索和实践。


课堂上,陈勇发现美术作品总是以最终结果呈现在学生面前,学生很少能直接感受、经历整个创造过程。此外,陈勇还经常被学生大胆的想法震撼,这些奇思妙想大多只能停留在想象阶段,这让他感到十分可惜。幸好此时信息技术已经迅速发展,通过建模、可视化软件操作,学生只要有想法就有可能实现。比如,学生可以利用电子平板进行陶艺创作,既节省了资源又能够多次重复创作,一节课孩子可以制作多个作品,最终可以选择最满意的进行线下操作。


空间建模、动画制作等技术不仅可以培养学生对美的观察力和想象力,还可以拓展学生的三维空间设计能力,锻炼学生的逻辑思维,为教育创新提供了基础条件。


闲不住的陈勇常常捣鼓多媒体设备,发现了众多“小技术”,解决了许多真实的教学问题。比如,他用“探照灯”技术解决了学生美术学习聚焦的问题;利用电子白板的变形功能帮助提升设计的直观效果……


在新建的美术学科教室,陈勇再次尝试改装一些设备,实现美术学科教学的需求。在美术课上,教师的示范对学生的学习至关重要,如何才能提高学生的艺术视野和水准呢?翻阅网络信息,陈勇决定购买中转接头,将高清镜头以第一视角进行面授直播。在进行直播时,学生有了“身临其境的感觉”。小小的变化,精准满足了学科教学的需要。


陈勇常说,小科技大学问。他还记得自己曾经支教的塘甸小学,那里有一群年过半百的老教师带领乡村孩子参加船模航模科技比赛,他们用最低廉的价格购买模型,并进行了电池防水改造,一举击败了许多城市学校的选手。感动于这种创造精神,陈勇自告奋勇用一周时间收集资料,与学校教师一起成功申报了2013年浙江省精品课程,这是这所学校第一次获得省级精品课程荣誉。


图片



技术是课程的催化剂

这次成功,让陈勇看到了信息技术的别样魅力。一直以来,他都在探索课堂中的深度融合,希望找到一种方式让学生拥有更好的体验。此时,技术成为课程的催化剂。


陈勇积极探索微课程的开发和制作,从2014年开始,他就借助高拍仪、手机、三角照明面灯、录音设备等开始了视频课程的制作。一做就是10多年,每年几乎都能完成1—2门高质量的微课程,许多课程还在浙江省微课程网上进行了分享,得到许多师生的喜爱。微课程、名师金课、同步课程一系列线上教学资源同步而生。


2018年,陈勇被评为浙江省特级教师。2019年开始,他踏上了名师工作室导师之途,承担“之江汇”(之江汇教育广场是浙江省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省级名师网络工作室的建设。此后,陈勇带领团队教师在平台上开展各类互联网教研和教学工作。


2020年疫情期间,陈勇思考最多的是如何进行线上教学。他尝试了各种设备:手机直播、钉钉直播会议、腾讯会议、小鹅通等,同时还组织教师培训,针对不同学科的教学需求优化设备,实现精准线上教学。2020年,陈勇录制的课程《人与动物系列》参与浙江省特级教师协会组织的“心系荆楚,名师驰援:百名特级教师公益送教湖北”线上教学,受到一致好评。


2021年,浙江省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超前理念让陈勇对信息化有了新认识,也让他看到了教学的新空间,更看到了未来教学的新方向:借助信息化设备,资源可以共建、共享,从而实现教育领域的城乡均衡、区域均衡发展。


为了进一步满足各类学生学习的需求,增强美术学习的多样化,陈勇及工作室团队面向全省师生开设同步课程系列5套:《中国传世名作》《遇见彩铅》《啄木鸟创“刻”版画》《园林印象》《墨守新规》。招收线上学生1245人,在线学习时间共计2.6万多分钟,约400多小时;关注课程的学生有5.8万余人。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之际,陈勇带领团队提炼革命传统文化精神,精选优秀美术作品,开发《红色主旋律》课程,在“之江汇”平台进行线上教学、解答,受到学员的一致好评。2022年,陈勇再次更新课程,以老物件为线索,开展“名画+老物件+综合活动”于一体的综合探索课程。从欣赏体验、材料等不同视角进行了开发,服务山区、海岛等地的学生。


如此多的课程,背后的付出与汗水可想而知。在提到微课制作时,工作室成员除了骄傲之外,都少不了要提到陈勇的严厉。“陈老师对微课的要求非常严格,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为了减少录制过程中的杂音,我常常等到深夜时分才进行录制。从课程设计到制作再到上线,不知道要修改多少遍。”工作室成员孟丽芳说道。


“陈老师对语言文字、拍摄画面的要求都有十分严格的规定”,在谈到自己的微课修改时,从教4年的黄玮平至今还“心有余悸”。听到这些“吐槽”,陈勇笑了。不进行业务指导时的陈勇,总是温和又可亲的,但是面对那些将要走进学生和社会视野的课程时,他毫不放松。


天台县三合中学教师丁焕翔最佩服陈勇“追求极致”的精神。2019年,陈勇指导丁焕翔在台州市中国画主题教学中展示一节《清明上河图》公开课,那阵子有点懈怠的丁焕翔疏于斟酌教学材料,导致最后一个教学环节材料冗杂。陈勇指出了问题之后又陪丁焕翔磨课到深夜。这样的“极致”精神深深影响了工作室的所有成员,也正是在这样追求极致的过程中,工作室走出了一个又一个学科带头人。


图片


厘清教育与技术的边界

2022年4月,以破解乡村学校艺术教师结构性缺编和乡村孩子美育资源缺乏困境、以“班班有艺术教师,生生有艺术特长”为理念的浙江省艺术互联网学校成立,陈勇和他的团队成为“之江汇”艺术互联网学校首批入驻的名师。面对不同的区域和生源差异,如何实现均衡,如何提高浙江山区26个县以及6个海岛县的教育质量等问题成为陈勇对云上教学质量思考的重点。


除了大济小学外,陈勇及团队还与温州永嘉县、磐安县地区学校结对,开始国家课程的云上教学。结对教学的内容从拓展性课程到国家课程;参与结对的教师从5人到20人,受援学生从一个班级的20余人到4个教学点的100余人。


面对多个山区教学点,陈勇建立了云上援助教学点团队,将工作室的学科带头人以年级为序组建支教小团队,以3—4个人为整体,建立技术人员、授课教师支教工作群,而他同时在3个群里组织备课,进行设备调试,针对问题及时提出解决办法,实现高效的云上授课连接。


在“之江汇”艺术互联网学校中,陈勇关注结对学校师生的实际情况,开展“双师一生”云上教学,由他和所在的团队教师、受援助学校教师、学生构成同步教学,突破了原先双师双生教学带来的“目不暇接”,可以集中更多时间和精力在受援助学校学生的学习上,通过名师授课+现场教师的辅助,达成教学目的。


“双师一生”云上教学在备课时更多聚焦山区学生的实际情况,增强了互动性,突出了学生主体,把更多艺术学习机会留给了山区、海岛的学生。


面对云上课堂,找到贴近学生生活的教学素材,探索教育与技术的边界,是陈勇一直以来的坚持。乡村学校没有版画设备,他就找到日常生活中包水果的珍珠棉,“材料印痕也是版画的一种,通过点蘸与拓印的方式,让学生既可以体会材料的多元,又可以了解版画的创作原理。”在陈勇看来,创造力来自生活,就地取材可以打开当地教师的美育思路,“技术打破了时空的限制,乡村教师也可以有创新”。


陈勇和团队下定决心继续开展深度支教,重点解决如何用“同质”的水平援助线上教学。他不断优化调整线上教学的点滴做法,认为还可以再扩增云上教学的样态。但万变不离其宗,陈勇认为最重要的还是以学生视角来进行教学。于是,他在课堂上尝试进行设备安装、设备辅助功能的添加等技术手段,满足美术云上教学的需求。


在陈勇看来,目前的美术教学被限制在一个专门的教室里,但是美术学习是多元的,他相信通过设备的改良、优化,不久便能实现移动式云上教学,将美术和真实生活一起展现在学生面前,这样才能真正同质享受高品质的艺术学习成果。


多年的教学经历告诉陈勇: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在带领结对学校教师成长的过程中,陈勇始终强调的是人的能动性。技术改变的背后,是人的观念的改变。陈勇认为,在信息技术已经普及化、多元化的时代,教师要把握技术与教育的边界,既要拥抱新技术、创新新技术,又要不被技术裹挟。


别人眼中的Ta


在我眼中,陈勇是一位“三有”教师。他有思考力,有行动力,有影响力。对于学科教学、课程研发、科学研究、学生活动,他总有源源不断的思考,就像一眼清泉,总是冒出新鲜、清澄、有深度的见解。更令人佩服的是,他还能将想法付诸积极的行动,他总是学校第一个尝试新工具的老师,总是第一个学会新技术的老师,在行动过程中,所有的拦路虎都变成了他飞向更高远的翅膀。他更是一个团队的灵魂,能将身边的老师凝聚起来,共研共进。在他的引领下,学校美术教研组另外三名教师,一名被评为市教学能手,一名被评为区“互联网+”优秀支援教师,一名短短两年在省、市、区多个平台开设公开课。


浙江省湖州市爱山小学教育集团鹤和小学

高静秋




在我的印象中,有两个字最能体现师傅陈勇的特点,一个是“潮”,一个是“灵”。“潮”即“潮流”,他总能找到一些新鲜的事物,或是一个软件、一门技术,又或是一件物品。比如,一个很潮的直播专用麦克风。但这些事物都与教科研有关。“灵”,取自湖州话“灵光”,即机智灵活,你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经构思好了课程开发的主题,且一旦投入研究,从教材开发到优课展示,再到课例讲座等,这一系列的过程安排得明明白白,将课程研究做广做深。


“当你把教学当作一种‘信仰’时,就会发现你的每一段人生经历都在为教学做准备”。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就立刻想到了陈老师。当大家呼吁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时,我们进行了传世名作的课程开发;当2020年疫情来袭时,陈老师组织开展了《低段宅家学美术系列主题课程》制作。紧密跟随时代的步伐,以教育者的目光看待生活中的所见所闻,并联系到教学研究上来,我想,这便是来自于教育者的情怀。


浙江省湖州市湖师附小教育集团西山漾校区

林晨栎




在云课堂中,陈勇老师和团队用了许多妙招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学生对新奇的授课方式和特别的学习内容非常感兴趣,每节课后都完成了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云课堂中,我跟着学生一起学习,获得了一个个教学灵感,并运用在自己的日常教学中,使课堂充满机智与活力。通过云课堂听课学习,我的视野开阔了,见识深广了,思想也更加活跃了。


浙江省庆元县大济小学

兰婷婷


来源 | 中国教师报


文章分类: 通知公告